青岛,一座彩色的城市
青岛,一座彩色的城市
人生有限,世界又太大,很不情愿在有限的生命里花时间去重复的城市,但青岛的确是个例外。喜欢市南区大学路上安静闲暇的市井生活,仿佛与同处一城的其他区的现代喧嚣隔了一层保鲜膜;喜欢这里高高低低的路,沿途的梧桐树,步行着几公里就可以走到海边,烦恼时可以抱大树更可以向大海倾诉;最重要的,想用3天时间去了解一座城市,真的远远不够。
每个快递员都可能是你父母的救命恩人
每个快递员都可能是你父母的救命恩人
​前段时间周末回顺义看爸妈,老妈说:两天前你爸自己一个人走路时摔了个大马趴,在地上半天起不来,幸亏被一个快递员搀扶起来了!​在这样一个年代,敢扶起一个倒地的80岁老人,需不需要鼓起勇气?​我自问,换做是我也是要犹豫的。关键时刻,除了警察,真的可以尝试求助快递员啊。
进火山、入石窟、观悬寺、睡平遥,奔袭2000公里的入学礼
进火山、入石窟、观悬寺、睡平遥,奔袭2000公里的入学礼
卤蛋9月份就要入小学了,我跟蛋妈在此送给他一段升学前的旅行记忆,前途是未知的,学会应对就好;读万卷书,也要行万里路;人生的旅途上,总有志同道合者会在四面八方与你相遇,并肩前行!
岁月有痕,青春无悔!对我身处大行业的一点个人思考
岁月有痕,青春无悔!对我身处大行业的一点个人思考
每个行业都有其外人看来光鲜的一面,因为那是金字塔尖儿,实际更多底层的人活得异常辛酸,真的是冷暖自知。想脱颖而出,最终要靠实力说话,而不是看你投入了多少,被怜悯的关注没什么价值。当然,这里面也确实还需要那么一点点运气成分。2003~2018年,我的青春小鸟一去不回来,身处其他行业的你呢,是否也同样有着一份对自身行业的思考和过往岁月的感恩?
你牵不了孩子几年,不要吝惜大手牵小手
你牵不了孩子几年,不要吝惜大手牵小手
​我珍惜当下,卤蛋还很依赖我,愿意让我牵着他的手,走过北京的每一处角落,游历美丽的祖国山河。等终有一天他可以坚强地脱离我的庇护飞向远方,我再安心地刷刷我的那些朋友圈。生命本就短暂,别让这短暂的生命过早的戛然而止。
国家大剧院看《光影奇妙夜》
国家大剧院看《光影奇妙夜》
今天上午,带卤蛋去国家大剧院的小剧场看了​澳洲纸幕影像游戏剧《光影奇妙夜》。上次进到国家大剧院里还是跟蛋妈谈恋爱的时候,看的《恋爱的犀牛》,快10年光景了。我觉得国家大剧院的人性化之处在于把检票口设于较靠内的位置。这样即使不买票,夏天人们也可以坐在室内入口处的台阶上享受空调的凉爽。
在暴晒中闲逛北京大栅栏
在暴晒中闲逛北京大栅栏
怂也好,善良也好, 我跟蛋妈都希望卤蛋身上也能有点狼性。 虽然这样的想法有点异想天开: 我属羊,蛋妈属猪,都是被宰割的物种。晚上, 卤蛋在卫生间静悄悄地玩水, 一个没注意, 他就把蛋妈的玻尿酸溶液和擦脸油都倒水盆里了, 蛋妈后来跟我说她当时强忍着火山一样爆发的怒火… 最后还是忍下去了。北京, 这座城市, 每天发生着太多太多的故事。
北京的隐秘公园:青年湖水上乐园
北京的隐秘公园:青年湖水上乐园
​北京这么大,总有些地方你没去过,甚至有些,每天擦身而过却不知道它的所在。青年湖公园于我,就是这么个存在。蛋妈说,这里有北京三环内唯一的露天水上乐园。历史悠久又地处隐蔽,只有周边居民和老北京人才知道。
2018年春节杭州游记,父子同行路
2018年春节杭州游记,父子同行路
作为一个父亲, 建议你可以尝试独自带孩子旅行一次, 这是属于你跟孩子独特的记忆。 而孩子, 旅行的意义不在于记住了什么, 而是学会了什么。 这次来杭州, 卤蛋学会了自己去坐便上厕所, 我很自豪啊!
人生的惊喜都在转角处
人生的惊喜都在转角处
我说, 卤蛋你要迎着光跃起来, 男孩子对这样的挑战一般都是很愿意接受的, 在此之前, 我给卤蛋示范了一个跳跃的动作, 这之后, 卤蛋和蛋妈就笑抽了。
2017年内蒙古自驾游,人生梦起点
2017年内蒙古自驾游,人生梦起点
2017年国庆节前夕, 我们一家三口6点准时从小区出发, 踏上了自驾内蒙古的旅程。 伴着些许早晨的清冷, 八达岭高速一路畅通, 一公里、一公里地远离让人爱恨交织的城市。 在第一个高速服务区停车稍事休息, 这是卤蛋人生中第一次自驾长途旅行, 阳光洒在身上, 心都是火热的。
这一生就是为去远方啊
这一生就是为去远方啊
作家肖复兴写过一篇文章叫《年轻时应该去远方》,文中提到“漂泊,会让人见识到没见过的东西,让人生半径像水一样蔓延得更宽更远。”我特别喜欢拍卤蛋奔跑着的背影,相比于将他安全地攥在手心里,我更愿意远远望着他,跑向未知的远方。​活着,​就是为了去远方啊!
毕业,我没有流泪
毕业,我没有流泪
昨晚,蛋妈临睡前给卤蛋讲故事,卤蛋忽然抱紧蛋妈说:妈妈,我跟你说个秘密,离开幼儿园,我有点难过…​蛋妈本来就是个泪点很低的人。​一生很长,要经历很多次分离;很多人就此不见,在记忆里模糊不清;小部分人会交织在你的生命里,迟早会再次相遇。
幸福来的太突然,天空满是棉花糖
幸福来的太突然,天空满是棉花糖
蛋妈看了我前几天写的陈佩斯微信,正好瞧见大道剧场在出《戏台》的票,于是问我要不要一起去看。​我说看完回家要近半夜11点,你自己去吧,我得陪孩子,我最喜欢的就是跟卤蛋一块待着。​蛋妈回了我两个字:好​贱
看完<后来的我们>,喜欢上个老头
看完<后来的我们>,喜欢上个老头
人活一世,不随波逐流,应该是一件很痛苦的事,身边的人会招呼你,“随我们走吧“…这时候选择逆流而上,时常是碰得遍体鳞伤。而后仍能不断爬起来继续前行的,都是勇者。
  • 青岛
  • 青岛
  • 青岛
  • 青岛
  • 青岛
  • 青岛
  • 青岛
  • 青岛
  • 青岛
  • 青岛
  • 青岛
  • 涂鸦
  • 涂鸦
  • 涂鸦
  • 涂鸦
  • 涂鸦
  • 涂鸦
  • 涂鸦
  • 涂鸦
  • 涂鸦
  • 涂鸦
  • 涂鸦
  • 内蒙古、大同、平遥
  • 内蒙古、大同、平遥
  • 内蒙古、大同、平遥
  • 内蒙古、大同、平遥
  • 内蒙古、大同、平遥
  • 内蒙古、大同、平遥
  • 内蒙古、大同、平遥
  • 内蒙古、大同、平遥
  • 内蒙古、大同、平遥
  • 内蒙古、大同、平遥
  • 内蒙古、大同、平遥
  • 国家大剧院
  • 国家大剧院
  • 国家大剧院
  • 国家大剧院
  • 国家大剧院
  • 国家大剧院
  • 国家大剧院
  • 国家大剧院
  • 国家大剧院
  • 元大都
  • 元大都
  • 元大都
  • 元大都
  • 元大都
  • 元大都
  • 元大都
  • 元大都
  • 元大都
  • 元大都
  • 元大都
  • 人定湖
  • 人定湖
  • 人定湖
  • 人定湖
  • 人定湖
  • 人定湖
  • 人定湖
  • 人定湖
  • 人定湖
  • 人定湖
  • 人定湖
  • 大连
  • 大连
  • 大连
  • 大连
  • 大连
  • 大连
  • 大连
  • 大连
  • 大连
  • 大连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