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堆个雪人,真对不起北京的几场雪

2020-3-7 10:3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6| 评论: 0

今冬,北京的雪下得有点频,孩子们都高兴坏了,等不及雪停就冲出了家门。

 

小区里到处都是打雪仗的小孩,北京有好些年没有这么下雪了,即使下,也是薄薄一层,不像今年潮乎乎地一捏就成团,打雪仗比较过瘾。

 

最近几年,全球变暖,连东北的雪都小了很多,18年的时候同学说沈阳市区想看到大雪都不太容易了,黑龙江山区可能雪还厚点儿。

 

我,作为一个东北人,对雪是有特殊感情的。

 

小时候,自己背书包去上学,棉袄、棉裤、棉鞋、棉帽子、棉手套……一路踩着厚厚的积雪,咯吱咯吱。

 

到班里,整个人的眼睫毛、嘴唇上方都会结一层白霜。

 

而且即使如此全副武装,偶尔某一年还会把耳朵、脚丫子冻伤了。耳朵稍不注意会冻出来一个大水泡,脚指头呢,又痛又痒,晚上临睡前要拿热水烫。

 

有的人还有习惯性冻伤。

 

最有趣的事,估计很多东北小孩都干过,用舌头舔户外的铁器。我姥家有个铁推车,一帮孩子玩着玩着忘了谁提议,敢舔铁车的人最勇敢!我就稀里糊涂地去舔了车把手,当时还留了个心眼儿,用舌尖轻轻舔,热舌头和跟冻得瓷实的铁亲密接触,瞬间结冰,当时一着急猛地往回一扯,滋啦舌头掉了一小块皮,一嘴血……

 

如今,大城市里的孩子真玩不了这游戏!

 

就是堆雪人,都是有诀窍的。平地上费死劲儿都堆不大,但要是在草地上滚雪球就事半功倍了,一会儿就一大坨。

 

下雪的北京清晨,行人寥寥,但你要是留意看,总有无数个雪人,或大或小散落在小区、散落在街边、散落在公园各处,尽管形状各异,但中午的阳光一出来,每个雪人都开始晶莹剔透起来……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