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最近读了些宋词,古人多伤春悲秋,晏殊《浣溪沙》有一句: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这样写春天才够好。我看着卤蛋,在土路上奔跑,在泥地里挖坑,在大风中举起风车,仿佛听到了植物生长时的拔节声……生命多么美好!
十年,故宫依旧,婚姻依旧
十年,故宫依旧,婚姻依旧
上次来故宫还是2009年,当时跟蛋妈刚认识,恋爱中,且把人骗到手,就再没来过。十年,一晃而过。我的头发越来越少;蛋妈也自嘲没以前粉嫩;家里则添了新成员,卤蛋笑眼弯弯;唯有婚姻依旧。春分刚过,故宫院内的植物都在抽枝发芽,历史再沉重,也压不垮顽强的生命和民族!
我们是一群能为孩子奋不顾身的家长
我们是一群能为孩子奋不顾身的家长
孩子是小小太阳,我们这些做家长的,就愿化成一株向日葵,每天随着它转动,看着它冉冉升起。现在生活条件好了,家长们有精力倾注更多心血在孩子身上,早早地丰富孩子的人生。
我们的孩子是如此孤独
我们的孩子是如此孤独
卤蛋最近睡觉都搂着毛绒玩具狗,床头也贴着狗照片,他说想养只狗。平时可以带着狗玩飞盘游戏,放假了还可以带着狗开车去旅行。我想,在孩子的内心深处,是太孤单了,需要一个玩伴。表面看,现在的孩子幸福得像花儿一样,但其实他们却又活得无比孤独。
家长应该多参加学校组织的公开课活动,了解孩子的真实状态
家长应该多参加学校组织的公开课活动,了解孩子的真实状态
这次语文公开课,老师给孩子们讲的是玩耍的各种状态。“一个人玩是静悄悄的,两个人玩很好,三个人玩很好,四个人玩很好,五个人玩很好,许多人玩也很好!”之后老师让孩子们分别列举一些一个人、两个人、三个人、很多人玩的游戏,绝大部分孩子对一个人、两个人的游戏如数家珍,但3个人以上玩什么就知之甚少了,后来老师总结说现在的孩子们能跟小伙伴们一起玩的机会太少了。城市里的孩子学会更多的是独处,一个人看书、写字、游泳
我给孩子起了一个走“谐星”路线的名字
我给孩子起了一个走“谐星”路线的名字
卤蛋刚出生起名字那阵儿,爷爷说就叫“天聪”吧,寓意是天生聪明,我觉得这名字有点七八十年代的特征,而现在年轻家长有的会给孩子叫个“王者荣耀”、“白雪公主”、“王子殿下”……作为70后尾巴的我,不奢望孩子将来大富大贵,但希望他今后阳光、快乐,所以名字里要带个明亮的“明”字,蛋妈也同意;后一个字比较简单,我们随便想了个数字,找到新华字典的对应页,之后就在那页里找个差不多的字,就有了如今卤蛋的名字。
生个男孩挺有意思
生个男孩挺有意思
卤蛋应该是还不到两岁的时候,周末蛋妈值班,我就一个人推着婴儿车带他溜达。男孩嘛,小便我就让他在路边的树坑解决。当时也没太深体会,但随着孩子越来越大,就觉得生个男孩实在太方便了,如果是女孩说什么都得去厕所。我特愿意带卤蛋这小子到外地玩,因为能走,前三天日均2万步没问题。这要是带个女孩,走一会儿就喊,“爸爸我走不动了,我走不动了”,估计我也就没啥兴致了。
逢春不游乐,但恐是痴人
逢春不游乐,但恐是痴人
最近常想起故乡,蛋妈说这只说明人老了。东北没有名山,但家乡的拉法砬子是我人生的第一座山。刚刚过去的周末,气温回暖,雾霾不重,阳光明亮,花儿绽放,整个京城的心情都变得更好了。我们爷俩儿再次来了圆明园,有旅行团也有散客,明显比上个礼拜人多了,但偌大的圆明园(350公顷)把人群一分散还是十分安静。卤蛋最喜欢的事情是,在土路上脚拖着地走,或是直接踢黄土,弄起一片扬尘,满鞋满裤子都是灰,还哈哈乐着往我身上蹭...
在孩子心里我可能是一只温柔的怪兽
在孩子心里我可能是一只温柔的怪兽
其实孩子刚上小学的时候,我辅导过他一次作业,结果我一个眼神儿递过去,孩子就哭了,再后来写作业就不让我待在附近了,现在大点儿了还学会了关房间门。如果把形象卡通化,在孩子的内心深处,每次写作业的时候,我可能就幻化成了一只怪兽。
3月的北京,你心里的春天来了么?
3月的北京,你心里的春天来了么?
谁都不想过得两点一线,又不自觉地低头走路。看着朋友圈里南方的朋友们都在欢乐地晒着久违的阳光,我想说,我们都是爱着生活的啊!想等孩子再懂点事儿,给他讲讲我小时候的春天:我跟着姥爷去田间地头挖野菜回家喂鸡,有婆婆丁、柳蒿芽、小根蒜、黄瓜香、车轱辘菜、曲茉菜……水沟里有泥鳅,稻田里有蝌蚪,坟圈子里还会跑出黄鼠狼。
重庆亲子游记,是平淡生活里的一次艳遇
重庆亲子游记,是平淡生活里的一次艳遇
旅途,总有万千人海唯恐避之不及,又期待相似的灵魂能够不期而遇。如果生命无法往生,希望它可以始于脚下,终于远方。2019年春节,我们一家三口虽然在重庆玩了 9 天,但没去渣滓洞、白公馆、梦幻奥陶纪主题乐园、金色蛋糕梦幻王国、洪崖洞、南山一棵树、南之山书店,没坐长江索道,也没吃火锅,算不算假装来了一趟山城?旅行,不外乎吃、住、行。而有孩子跟没孩子完全是两种状态。
重庆,一座涂鸦之城
重庆,一座涂鸦之城
去年国庆节带孩子去过青岛,我说散落在老城区各处的涂鸦给青岛增添了许多靓丽的颜色,但青岛的涂鸦还不能跟重庆比,不仅数量少,更因为重庆城市骨子里自带故事,涂鸦也因此有了浓郁的电影色调。实际上,短短几天我看到的只是重庆最外在的一层罩衣,很多住宅区域、不知名的小路、被本地人视为寻常的身边图案、那些尚未被驴友推荐到游记里的城市角落,由于时间关系我还无暇探寻。在重庆的每一天都过得飞快,日子就觉得短了许多。
重庆,我还是晚来了几年
重庆,我还是晚来了几年
重庆之名,始于宋代。宋孝宗淳熙十六年,宋光宗先封恭王,后即帝位,自诩“双重喜庆”,升恭州为重庆府,重庆由此得名。若干年前,听闻香格里拉失火尚庆幸早前就去过了;去年末看新闻说是大理洱海边的民宿被悉数关停,倍感遗憾还没有体验过那里的诗和远方;今次到了重庆,发觉至少来晚了2年,十八梯彻底无缘相见了。
活色生香的重庆
活色生香的重庆
重庆就像是一位标准美女,任谁看了都觉得眼前一亮。天空上层有飞机、中层有过江索道、下层是跨江大桥,桥上还过着轻轨、行人和汽车;远处是灯光灿烂的城市建筑群、近处是千与千寻版的洪崖洞;身下是源远流长的两江水,水面上缓行着华丽丽的邮轮;仔细看些,江边还有些货轮在静默地休息,仿佛低声说:你来或不来,我都在这里。
我用9天时间等待重庆上空的一缕阳光
我用9天时间等待重庆上空的一缕阳光
重庆是立体的,还有人说它是8D的,每每转角会给人惊喜,我也因这魔幻山城而足下生风,每天迈出近2万步,但从下飞机踏上北京的地面一刻起,内心深处还是呐喊着:阳光真好!从重庆归来后一直浑身酸疼,这必然是一个平原人到了山区后不停奔走的后遗症,但我总想把部分原因归结于短期缺少日光所致。人也如植物一样是需要光合作用的,否则时间长了就会各种不舒服。
  • 北海公园
  • 北海公园
  • 北海公园
  • 北海公园
  • 北海公园
  • 北海公园
  • 北海公园
  • 北海公园
  • 北海公园
  • 北海公园
  • 北海公园
  • 奥林匹克森林公园
  • 奥林匹克森林公园
  • 奥林匹克森林公园
  • 奥林匹克森林公园
  • 奥林匹克森林公园
  • 奥林匹克森林公园
  • 奥林匹克森林公园
  • 奥林匹克森林公园
  • 奥林匹克森林公园
  • 奥林匹克森林公园
  • 奥林匹克森林公园
  • 景山公园
  • 景山公园
  • 景山公园
  • 景山公园
  • 景山公园
  • 景山公园
  • 景山公园
  • 景山公园
  • 景山公园
  • 景山公园
  • 天坛的秋
  • 天坛的秋
  • 天坛的秋
  • 天坛的秋
  • 天坛的秋
  • 天坛的秋
  • 天坛的秋
  • 天坛的秋
  • 天坛的秋
  • 天坛的秋
  • 天坛的秋
  • 朝阳公园
  • 朝阳公园
  • 朝阳公园
  • 朝阳公园
  • 朝阳公园
  • 朝阳公园
  • 朝阳公园
  • 朝阳公园
  • 朝阳公园
  • 朝阳公园
  • 朝阳公园
  • 青岛
  • 青岛
  • 青岛
  • 青岛
  • 青岛
  • 青岛
  • 青岛
  • 青岛
  • 青岛
  • 青岛
  • 青岛
  • 涂鸦
  • 涂鸦
  • 涂鸦
  • 涂鸦
  • 涂鸦
  • 涂鸦
  • 涂鸦
  • 涂鸦
  • 涂鸦
  • 涂鸦
  • 涂鸦
  • 内蒙古、大同、平遥
  • 内蒙古、大同、平遥
  • 内蒙古、大同、平遥
  • 内蒙古、大同、平遥
  • 内蒙古、大同、平遥
  • 内蒙古、大同、平遥
  • 内蒙古、大同、平遥
  • 内蒙古、大同、平遥
  • 内蒙古、大同、平遥
  • 内蒙古、大同、平遥
  • 内蒙古、大同、平遥
  • 元大都
  • 元大都
  • 元大都
  • 元大都
  • 元大都
  • 元大都
  • 元大都
  • 元大都
  • 元大都
  • 元大都
  • 元大都
  • 人定湖
  • 人定湖
  • 人定湖
  • 人定湖
  • 人定湖
  • 人定湖
  • 人定湖
  • 人定湖
  • 人定湖
  • 人定湖
  • 人定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