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家小孩有机会交朋友么?
你家小孩有机会交朋友么?
孩子上小学前我还曾经幻想过以下场景:因为孩子间是好朋友的关系,原本没有交集的家长间有了频繁互动,周末相约一起带孩子市内溜达、郊外烧烤、运动馆打球、各家聚会……现实情况却是,我想多了。不仅孩子没时间,大人也没时间,尤其是家长群里相互间基本也没什么互动。只能说,这是一个疏离的时代。
我正是那个裹足不前的男人
我正是那个裹足不前的男人
有朋友微信问我,恢复得怎么样了?我也无从说起,患处始终被包裹着,不见也罢,不过是捂得苍白的刀口,跟腱都在肉里面。我每天斜靠为主,总躺着难受,坐着血液往下流还疼。有一天躺多了,刚一坐起来就打了个嗝,看来吃完饭就躺着是种极不健康的生活方式!按蛋妈的说法,虽然我目前是裹足不前,但换过一次石膏就是成功迈进了一小步,确实挺遭罪的,但日子总要过,与其自寻烦恼,不如积极面对。
没做过手术的人啊,你们都得让着我!
没做过手术的人啊,你们都得让着我!
很多人终其一生, 可能都不曾经历过躺在手术台上这件事。如果是别人正躺在手术台上, 我可能会说, 这是一次动画片般的麻醉药的历险之旅, 它通过重重险阻最终抵达终点完成使命。 可惜躺在手术台上的人是我, 而我的心情一点都有趣不起来。 我的经验是, 自被抬上手术推车起, 除了自我宽慰, 什么事都左右不了。 即使表面上谈笑风生, 其实内心说不上有多少龙卷风在摧枯拉朽。
我想作那道古城温暖的光,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我想作那道古城温暖的光,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我们所不曾经历过的,却成了张嘉佳书中过往的种种遗憾。又或许他真是个“微博里最会讲故事的人”。《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写的是人与人之间的欢乐与悲伤、坚守与放弃、背叛与信任、相逢与死别。地点不重要,城市也不重要。所以,无论你爱不爱重庆,都可以读一读张嘉佳的这本书,虽然它早在2013年就已经出版了,虽然其中的每一个故事都可能与你无关。它们只是 I Belonged to You 。
谁不想有个热爱音乐的孩子呢?
谁不想有个热爱音乐的孩子呢?
现在要想让卤蛋平时练会儿琴,蛋妈都是各种威逼利诱。尽管如此,我们想着只要他还能跟着老师一块学、不心生厌倦就好。北京的孩子幸福,北京喜欢摇滚乐的人也幸福,这里有很多LiveHouse。孩子稍微大点儿,可以带他去感受一下氛围。音乐是种信仰。如果能喜欢它,无论你容貌如何,至少身体里都会常驻着一颗年轻的灵魂。所以,只要孩子不抵触,让他(她)学点音乐,不是坏事!
讲一个老王的故事
讲一个老王的故事
老王用轮椅把我推到医院大门口,我挪上汽车跟他挥手,最好不要再见啊!为什么想起写老王?因为在很多我们不曾接触的人群里,就有老王这样默默无闻工作的人。他们可能走进过我们的生活,却又不着痕迹地离开。老王?他叫什么名字,可能没人关心过。老王、老王大家就这么习惯地叫着。遇到了,就写下吧。
猝不及防的生活,就是昨天还在喝酒侃大山,今天就从房上掉下来
猝不及防的生活,就是昨天还在喝酒侃大山,今天就从房上掉下来
这世界太大,每天发生的事情,都不是不可能的,只是很多我们不知道而已。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生活给予我们的,就需要坦然面对。人只有经历了一些大事情才会懂得什么是最重要的。还有什么事情能重过生死呢?什么是好事,什么是坏事?都需要若干年后回头再看。猝不及防的生活,还能给我们多少惊喜和惊吓?
出院,才是生活质变的开始
出院,才是生活质变的开始
每天困于方寸之间,以前熟悉的风雨雾霾一下子变得与我无关了。这样的日子甚至要持续几个月。心里冒出一句:“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目前,现实不太美好。以前习以为常的动作,现在需要耗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而实际上更多事情是做不来的。
奥林匹克森林公园拍摄动作片
奥林匹克森林公园拍摄动作片
前几周,带卤蛋去奥林匹克森林公园玩,在一处有纵深感的树林里,我让孩子做几个近期跆拳道的动作,50mm标准镜头,佳能机身,一气呵成,5分钟就拍摄完毕,这也是孩子能表演的时间极限。
儿童节,写给我的孩子
儿童节,写给我的孩子
小卤蛋,你才认识几个字啊?我上面写了那么多,你现在也未必懂,但爸爸还是想写下来,希望未来的某一天你能认真看下我深夜里在手机上敲下的这些文字。现在,你妈已经酣睡,而我在想着你。祝你六一节快乐!爱你的爸爸
身边有个人,可以让自己随时“犯贱一下”,也是种幸福
身边有个人,可以让自己随时“犯贱一下”,也是种幸福
而我呢,按蛋妈的话说,就是“经常贱兮兮地凑到孩子身边,跟孩子套词儿。”我想,身边有个人,可以让自己随时“犯贱一下”,也是种幸福。这段日子,趁孩子训练拍球,我也给他拍了点照片,基本都是抓拍。要领就是,拍球、持球、投篮、抛球、跳跃都来几张,基本就能表现出运动状态了。关于给孩子拍照,尤其是男孩,他不让你拍的日子会很快到来的,所以珍惜眼前的时光吧。我相信,经历时间沉淀,影像是可以给人幸福感的。
趁孩子跟你还亲,多跟他(她)玩会儿吧
趁孩子跟你还亲,多跟他(她)玩会儿吧
在这小小的篮球场,我们一家三口经历了春夏交替。看朋友圈,有人写到:“晚上九点,一家三口每人一屋,两人看电脑、一人看书,一如往常。却忽然觉得少了点什么…”我想,是少了点热闹吧!趁孩子跟你还亲,多跟他(她)玩会儿吧。
世界的角落里有人跟你一样痛苦
世界的角落里有人跟你一样痛苦
我觉得我后来适应了病房这种环境后,竟然有点喜欢了。每天看到各种各样的人,与陌生人聊天,接触到别人的经历,充满参与感。当然,我还是无法忍受呼噜声,尤其是连成片形成了阵仗的呼噜声。有一天晚上我就是戴着耳机听了一晚上的郭德纲相声。住院处就是这么个地方,人来人往,没人愿意多待。为了缓解身体和心理上的压力,大家就努力聊天、多开玩笑,否则真不知如何挨过这漫漫的病床时光。
如果觉得生活麻木,来住一次医院楼道吧
如果觉得生活麻木,来住一次医院楼道吧
在医院里睡眠不太好,2个多小时一醒,还经常做武侠梦。某日凌晨2点多,我正在梦里某个不知名朝代飞檐走壁,要与某庄主女儿月下相会呢,忽然听到警报声发作,梦碎人醒。原来是隔壁床的大爷血压偏低警报响了。我瞧瞧自己的脚,只隐约可见脚趾头,目前果然是只能在梦里转身拂袖去,深藏功与名了。
断舍离,我断了自己的跟腱
断舍离,我断了自己的跟腱
入夜,探望的人流都已散去,楼道灯熄,京城大雨。宋词有一句:“夜雨滴空阶”,很美的意境。但跟我此时的处境毫无关系,各种声音系数开始传到我的耳朵里,有人打呼噜、有人突然大声说了句梦话、有人在聊天,而我则像个守夜人。
  • 奥森
  • 奥森
  • 奥森
  • 奥森
  • 奥森
  • 奥森
  • 奥森
  • 奥森
  • 奥森
  • 奥森
  • 奥森
  • 北海公园
  • 北海公园
  • 北海公园
  • 北海公园
  • 北海公园
  • 北海公园
  • 北海公园
  • 北海公园
  • 北海公园
  • 北海公园
  • 北海公园
  • 景山公园
  • 景山公园
  • 景山公园
  • 景山公园
  • 景山公园
  • 景山公园
  • 景山公园
  • 景山公园
  • 景山公园
  • 景山公园
  • 天坛的秋
  • 天坛的秋
  • 天坛的秋
  • 天坛的秋
  • 天坛的秋
  • 天坛的秋
  • 天坛的秋
  • 天坛的秋
  • 天坛的秋
  • 天坛的秋
  • 天坛的秋
  • 朝阳公园
  • 朝阳公园
  • 朝阳公园
  • 朝阳公园
  • 朝阳公园
  • 朝阳公园
  • 朝阳公园
  • 朝阳公园
  • 朝阳公园
  • 朝阳公园
  • 朝阳公园
  • 青岛
  • 青岛
  • 青岛
  • 青岛
  • 青岛
  • 青岛
  • 青岛
  • 青岛
  • 青岛
  • 青岛
  • 青岛
  • 涂鸦
  • 涂鸦
  • 涂鸦
  • 涂鸦
  • 涂鸦
  • 涂鸦
  • 涂鸦
  • 涂鸦
  • 涂鸦
  • 涂鸦
  • 涂鸦
  • 内蒙古、大同、平遥
  • 内蒙古、大同、平遥
  • 内蒙古、大同、平遥
  • 内蒙古、大同、平遥
  • 内蒙古、大同、平遥
  • 内蒙古、大同、平遥
  • 内蒙古、大同、平遥
  • 内蒙古、大同、平遥
  • 内蒙古、大同、平遥
  • 内蒙古、大同、平遥
  • 内蒙古、大同、平遥
  • 元大都
  • 元大都
  • 元大都
  • 元大都
  • 元大都
  • 元大都
  • 元大都
  • 元大都
  • 元大都
  • 元大都
  • 元大都
  • 人定湖
  • 人定湖
  • 人定湖
  • 人定湖
  • 人定湖
  • 人定湖
  • 人定湖
  • 人定湖
  • 人定湖
  • 人定湖
  • 人定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