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秋时节的北京地坛公园亲子照
金秋时节的北京地坛公园亲子照
周末的北京地坛公园人头攒动,银杏落叶吸引了大批的游客。由东门横贯西门的主干道南边排满了商品摊位,这段时间是银杏节,我看很多人买了那种老北京大面包。如果不趁早,现在公园里面就跟早市没什么区别。无论哪里,阳光明媚的秋天都是美的。而北京的美,还在于有红墙碧瓦。我就独爱这一抹宫红。
80分和90分的人生也不会差距太大
80分和90分的人生也不会差距太大
我不会为那多1分或少10分的卷面成绩而责骂孩子。尤其小的时候,孩子只要是不讨厌学习这件事就可以了。疏忽大意、马虎粗心本来就是这个阶段孩子的正常表现。家长用自己30多年的人生阅历来苛责6、7岁孩子的小小试卷,好像很不公平。试卷上的分数只是人生中的一个逗号,未来的路还很长。每个成年人都会偶尔怀念校园生活所以,让你自己的孩子,在短暂的学生时代,也过得更快乐一些吧。
昨晚梦见了聪明的一休
昨晚梦见了聪明的一休
原来我国的佛教历史上,被世人称之为在世活佛的共有“寒山、普化、风波、济公”四人。他们行事自在,豁达和洒脱,看似疯疯癫癫,民间又称四大疯僧。这样的疯癫是一种境界,看不懂的则是一场笑话。如此这般,为后世留一段传说,也不旺了这人生百年。
我们的时间就是这么没的
我们的时间就是这么没的
今天我混在学校门口接孩子的老年人堆里;站在南馆公园一帮晒太阳的老北京群里;夹杂在混乱的儿童英语学习班等候大厅的爸妈身边;感慨颇多,无论到了多大年纪,我们都不求回报地将自己的时间倾注给自己最爱的人。大城市里,很多人的状态是,忙碌着、抱怨着、彷徨着、挣扎着,又一无所获,所拥有的,且能失去的,只剩时间。但还好,如果你心中仍存有爱。
金庸,那个启发我瞎编故事的人走了
金庸,那个启发我瞎编故事的人走了
天堂多了一位大侠,人间少了一片江湖。朋友说:人生就是大闹一场,然后,悄然离去。侠之大者,如金庸,本想说他沧海一声笑离开了我们,后来想想,老先生早在《神雕侠侣》里已经看破了生死:你瞧这些白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离合,亦复如斯。我,怀念先生!
大家都有生死,要开心啊
大家都有生死,要开心啊
那么多人都活着,却每天纠结于过得不开心。晚饭,跟蛋妈闲聊,蛋妈说希望卤蛋今后能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要是能影响世界就更好了。我说,那不是比尔盖茨么?我就想自己儿子过简单有趣的小生活。蛋妈鄙视我这样的人多了,社会无法进步。好吧,我退让一步,至少要有一颗快乐的灵魂吧。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且珍惜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且珍惜
叔本华说,“欲求和挣扎是人的全部本质”。我们很多人一生都在舍与得中摇摆。辞职了,也许意味着是一段新的人生的开启。职场变动,平常事。一生太远,半生求索,分别这件事我们其实已经历了很多:不断升学、搬家,变动工作、朋友远走、恋人未满、亲人离世…愿所有舍弃的,都有收获;愿所有离开的,都幸福着;愿所有前行的,都仍执着。
拍小孩真的是太幸福的一件事了
拍小孩真的是太幸福的一件事了
我的经验是,想拍孩子,从小就要多拍,什么时候让孩子视快门声如无物,你就大成了!虽然不是每个家长都能像我这样,一个人遛娃,还背着15斤的单反器材,嗷嗷前行。至少不要吝惜每次带孩子出去玩的时候带个小微单或小单反相机,发朋友圈足够了。记录一下生活里普通又温暖的日子,这样的照片无论多少年之后再回看,都能触动到你自己。
我们为什么拍照?留住容易忘却的时光
我们为什么拍照?留住容易忘却的时光
记忆是最不靠谱的东西,尤其是随着我们的衰老,它会搅成一团,跟我们玩躲猫猫的游戏。而照片能让我们回过头时,发现身后的那串脚印,本来短短的一生中,其实我们真的走过了长长的路。给卤蛋拍了这么多照片,不是给他看的,而是我自己,用一生的某段时间陪着某人成长,有那么多照片见证,到老了可以拿出来摩挲,至少没辜负了初为人父的时光。
没了烟火气的北京,就不可爱了
没了烟火气的北京,就不可爱了
说不上是我们改变着北京,还是北京重塑了我们。生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10月已过半,2018年还有两个月光景。春天,在共享单车上忽然发现家门口小路边的树早都抽枝发芽了;夏天,站在阳台看着窗外的绿树繁茂但蝉叫明显比上年少了很多;秋天如此短暂,在北京最美的时候,很多人仍在奔忙;冬天,永远比不了家乡…
青岛,一座彩色的城市
青岛,一座彩色的城市
人生有限,世界又太大,很不情愿在有限的生命里花时间去重复的城市,但青岛的确是个例外。喜欢市南区大学路上安静闲暇的市井生活,仿佛与同处一城的其他区的现代喧嚣隔了一层保鲜膜;喜欢这里高高低低的路,沿途的梧桐树,步行着几公里就可以走到海边,烦恼时可以抱大树更可以向大海倾诉;最重要的,想用3天时间去了解一座城市,真的远远不够。
每个快递员都可能是你父母的救命恩人
每个快递员都可能是你父母的救命恩人
​前段时间周末回顺义看爸妈,老妈说:两天前你爸自己一个人走路时摔了个大马趴,在地上半天起不来,幸亏被一个快递员搀扶起来了!​在这样一个年代,敢扶起一个倒地的80岁老人,需不需要鼓起勇气?​我自问,换做是我也是要犹豫的。关键时刻,除了警察,真的可以尝试求助快递员啊。
进火山、入石窟、观悬寺、睡平遥,奔袭2000公里的入学礼
进火山、入石窟、观悬寺、睡平遥,奔袭2000公里的入学礼
卤蛋9月份就要入小学了,我跟蛋妈在此送给他一段升学前的旅行记忆,前途是未知的,学会应对就好;读万卷书,也要行万里路;人生的旅途上,总有志同道合者会在四面八方与你相遇,并肩前行!
岁月有痕,青春无悔!对我身处大行业的一点个人思考
岁月有痕,青春无悔!对我身处大行业的一点个人思考
每个行业都有其外人看来光鲜的一面,因为那是金字塔尖儿,实际更多底层的人活得异常辛酸,真的是冷暖自知。想脱颖而出,最终要靠实力说话,而不是看你投入了多少,被怜悯的关注没什么价值。当然,这里面也确实还需要那么一点点运气成分。2003~2018年,我的青春小鸟一去不回来,身处其他行业的你呢,是否也同样有着一份对自身行业的思考和过往岁月的感恩?
你牵不了孩子几年,不要吝惜大手牵小手
你牵不了孩子几年,不要吝惜大手牵小手
​我珍惜当下,卤蛋还很依赖我,愿意让我牵着他的手,走过北京的每一处角落,游历美丽的祖国山河。等终有一天他可以坚强地脱离我的庇护飞向远方,我再安心地刷刷我的那些朋友圈。生命本就短暂,别让这短暂的生命过早的戛然而止。
  • 金秋地坛
  • 金秋地坛
  • 金秋地坛
  • 金秋地坛
  • 金秋地坛
  • 金秋地坛
  • 金秋地坛
  • 金秋地坛
  • 金秋地坛
  • 金秋地坛
  • 金秋地坛
  • 青岛
  • 青岛
  • 青岛
  • 青岛
  • 青岛
  • 青岛
  • 青岛
  • 青岛
  • 青岛
  • 青岛
  • 青岛
  • 涂鸦
  • 涂鸦
  • 涂鸦
  • 涂鸦
  • 涂鸦
  • 涂鸦
  • 涂鸦
  • 涂鸦
  • 涂鸦
  • 涂鸦
  • 涂鸦
  • 内蒙古、大同、平遥
  • 内蒙古、大同、平遥
  • 内蒙古、大同、平遥
  • 内蒙古、大同、平遥
  • 内蒙古、大同、平遥
  • 内蒙古、大同、平遥
  • 内蒙古、大同、平遥
  • 内蒙古、大同、平遥
  • 内蒙古、大同、平遥
  • 内蒙古、大同、平遥
  • 内蒙古、大同、平遥
  • 国家大剧院
  • 国家大剧院
  • 国家大剧院
  • 国家大剧院
  • 国家大剧院
  • 国家大剧院
  • 国家大剧院
  • 国家大剧院
  • 国家大剧院
  • 元大都
  • 元大都
  • 元大都
  • 元大都
  • 元大都
  • 元大都
  • 元大都
  • 元大都
  • 元大都
  • 元大都
  • 元大都
  • 人定湖
  • 人定湖
  • 人定湖
  • 人定湖
  • 人定湖
  • 人定湖
  • 人定湖
  • 人定湖
  • 人定湖
  • 人定湖
  • 人定湖
  • 大连
  • 大连
  • 大连
  • 大连
  • 大连
  • 大连
  • 大连
  • 大连
  • 大连
  • 大连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