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的这段时期,黑白照片是最能表达心情的

2020-4-25 15:3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71| 评论: 0


昨天,北京漫天飞土,街上的人都土得掉渣。卤蛋留住在姥姥家,蛋妈难得静享时光,耳朵里不再充斥着“钱儿爸”的儿童故事,而是放起了陈淑桦的一众老歌,蛋妈说听陈淑桦歌的时候好像是小学,我说那咱俩代沟有点儿大,我听陈淑桦的时候应该是初中了。情歌总是老的好,走遍天涯海角忘不了。现在的小孩儿可能都不太清楚陈淑桦或者吕方是谁

昨天下班路上不堵车,到家早,不知哪个邻居做菜,香味就飘过来了,嗅觉里是“尖椒鸡蛋酱”的味道,这是一道东北菜。辣椒洗好切碎,鸡蛋打散,油热后倒入鸡蛋翻炒,之后加入辣椒翻炒均匀,倒入大酱,多炒一会儿,最后加入鸡精(小时候东北这东西好像叫味素),就可以出锅了。


(图片来自网络)


这道菜,小时候在姥姥家生活的时候总吃,是记忆中的味道。那个年代什么东西都少,所以小孩子并不觉得物质极大不丰富,就记得炕上的抽屉里有姥姥攒的一小沓粮票,换算单位好像是“市斤”。实际上,姥姥家的菜园子就是我们的水果摊儿,厨房有口大水缸,夏天的时候从园子里摘了黄瓜直接扔水缸里,捞出来直接嚼就凉快儿,类似的还有西红柿和水萝卜。姥姥家的后院还栽有草莓和葡萄,暑假里有草莓吃、秋后打霜了能吃葡萄,隐藏在草丛中的还有一种叫“柳蒿芽”的野菜,我们吉林有句俗语:“柳蒿芽,上锅炸,老太太吃了满炕爬”,就是因为太美味了。


(图片来自网络)


那个年代没吃过什么好东西,就记得每年过年亲戚们带过来的苹果会放到菜窖里,后来冬储大白菜和苹果的味道混一块儿了,苹果吃出来是大白菜的味道。当时我们这些小孩儿觉得生活本该如此。岁月更迭,物流发达的现在各地的水果都能吃到,但我却再也吃不到有白菜味道的苹果了……


回忆得多了,隐隐地暗示着自己在变老,我从去年开始就发现自己的皮肤变得敏感,经常过敏。蛋妈说应该是偶尔衣服材质导致的,我说要是身体年轻穿啥衣服都应该没事儿这次冠病疫情可能也会让很多人思考,趁活着的时候是否该做些有意思的事情?你谨小慎微、处心积虑、忍辱负重、如履薄冰地活着,也未必长寿。前两天,蛋妈的一个大学校友骑自行车摔入深沟,颅腔及内脏受损被送入红十字会的999急救中心抢救,据说医疗费要50多万,伤者才36岁的年纪,本身就不富裕的家庭遭受巨大打击,蛋妈这些校友们都在积极参与捐款。蛋妈工作的社区医院有个特色项目是临终关怀,本身工作就常见生命的迎来送往,但落实到身边的亲戚朋友发生危及生命的事例,还是会感叹事事无常。或许就像有的网友说的,科比都意外而亡了,还有什么事情不会突然发生?


昨晚蛋妈随口说了句:你这跟腱断了快一年了吧?可不是?!去年5月16号我把自己的跟腱蹦断了,人到中年,时光过得真跟自来水一样,哗哗地流淌。以前人们常说:“伤筋动骨一百天”,那都是骗人的,我这脚到现在都恢复得不太好,正常走路倒是不影响,但其他功能暂时没有可用的。或许在古人看来“伤”和“断”是两码事,“伤”能好,“断”则废吧。其实我最关注的是NBA的篮球巨星杜兰特,因为我俩是前后脚断的跟腱,一直关注他的恢复情况,可惜NBA因为新冠疫情停赛了,杜兰特还病毒检测呈阳性——最近痊愈了。当然,我也知道俺俩没有可比性,他88年的,还是职业运动员,我比他大10岁,别的就不比了……


偶尔我会摩擦一下自己跟腱处手术后留下的疤痕,想着那是别人没经历过的一段体会,也就释然了。很多人找各种理由花钱给自己纹身、遇到特殊场合还得费尽心思把纹身盖住,但我这跟腱纹身却是正大光明的,还挺霸气!我经常撸起裤管露出疤痕给卤蛋看,说爸爸经历过这么严重伤病都挺过来了,所以没什么困难是克服不了的。要是换作其他家长,你也就是给孩子讲讲道理,孩子也未必听进去,但我这种把伤疤拿出来摆事实讲道理的,还是挺有说教意义的。仅就这么看,事事都有存在的意义。

自打过年以来,给卤蛋拍了很多的照片。孩子从小到大就3、4岁冬天咳嗽的时候戴过两天口罩,这次连着戴了3个多月,很多照片里都是口罩脸,若干年后等他再翻出这些照片看的时候,或许可以在记忆中浮现出更多的画面。最重要的是要记得,都是我这老爸在陪着他玩耍啊。


本组照片拍摄于深冬的圆明园,黑白照片更能记录我们经历过的这段特殊时期。







(完)


2020年4月25日

于北京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