猝不及防的生活,就是昨天还在喝酒侃大山,今天就从房上掉下来

2019-6-6 07:5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5| 评论: 0

在我出院前,隔壁床来了个60岁的北京老哥,疼得龇牙咧嘴直哼哼。


一问,原来刚从房顶上摔下来。他家就住在东四附近的胡同里,前几天北京这边下大雨,他家的房檐漏水,这不刚放晴他想修一下雨搭子,蹬着梯子上房,一脚踩空从近2米高的空中摔下来。


按他老婆的说法,听到啪嗒一声,再一看老公脸色发白,就知道出事儿了,赶紧送到就近的丰盛医院,确诊是左肩和右脚跟骨裂。


从我的个人理解来说,这种左肩、右脚的对称伤,人在后期恢复中基本就是生活不能自理了,不像我伤了右脚起码还可以拄拐,用双手和腋窝撑着吃劲儿。


他的肩膀伤势可能不重,只需要绑上固定装置,我眼瞅着两个年轻的男大夫过来,一个把控住他的身子让他不要乱动,另一个一边说忍着点儿啊,一边使劲掰正他的肩膀让患处归位,我耳边只听得咯咯直响,心下直打颤,想着这骨头摩擦的声音听着太瘆人了。


不过后来确认了,那不是骨头错位的声音,而是那老哥疼得咬牙的声音,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紧咬牙关最现实的写照。


这位老哥来病房的第一晚也没睡好,因为临床的刘大爷术后血压过低,呕吐不止,折腾了整晚。


也许前一日这位老哥还跟朋友喝酒、撸串、侃大山呢,今夜却住进了医院而无眠,生活就是这么的让人猝不及防。


再后来,病房里住进了一个李某某,是自己一个人溜达来的,跟我们这些最初被轮椅推进来的病友不同。原来他是过来拆几个月前在丰盛医院装的钢板的。他更有意思,半夜睡觉从家里床上摔下来,把锁骨弄断了,听着让人觉得又好笑又不可思议。


这世界太大,每天发生的事情,都不是不可能的,只是很多我们不知道而已。


所以,对于自己右脚跟腱断了这件事,我还算平常心,只是偶尔跟人打趣说“太不好意思了,竟然是跳大绳断的。”


如果对方听差了,以为我是“跳大神儿”跳断的,那就传奇了。


当然,我估计自己目前在整个单位也能算一号谈资了,“听说没?某某部门的某个人跳绳训练的时候把跟腱跳断了……”


其实,后来我听小道消息说,单位其他部门也有跟我一样把跟腱跳断的。于是,我就每天期待这哥们过来住进丰盛医院,我多想坐着轮椅饱含热泪地跟他握手,深情地问一句:“你也来啦?”。可惜直到我出院都没见着他的身影,要么人家去了积水潭或北大,要么小道消息就是捕风捉影。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生活给予我们的,就需要坦然面对。就像同事跟我说的,“可以利用养伤阶段多做一些思考。”


而截至目前我的收获是,每天拄着双拐挪到阳台的窗户边吸一口户外的口气,就觉得天气很美好。人到了我这般田地就不会再纠结刮风下雨或是烈日雾霾,只要是屋外的空气就是好的,因为我已经有半个多月没出门了。


可能很多人所向往的生活就是每天睡到自然醒、不用上班,好像目前我的状态刚好符合,但如果这种生活是要以足不出户来换取的,那代价就太大了。一个月可以、两个月不知道、但3个月估计人就会疯掉吧。


人只有经历了一些大事情才会懂得什么是最重要的。


就像我自己,从小到大弹跳力就好,上学的时候运动会跳远和跳高都得过名次,打篮球的时候虽然个子不高但能用弹跳弥补,我把这个视为与生俱来的能力,却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彻底的失去它。


而经历这次手术后,不止一个人跟我说,今后乒乓球、羽毛球、足球、篮球等所有的剧烈运动就都跟我无缘了,“也就能游个泳吧”。所以,无论如何,未来我会倍加珍惜自己的身体的,我是不想再住院、再上手术台了。


尽管打了麻药,我还是能特别生动地感受到手术刀划入我脚后跟、剥开肌肉的痛感的,虽然这100%应该是我的心理恐惧在作祟。


其实,我认识的人里也有相似经历的。


我以前就写过,蛋妈的好朋友张某某生二胎的时候差点死了,后来就对很多事情看开了。她现在正在自己喜欢的马拉松的赛道上越跑越远。她代表着朋友圈里的一股正能量。


我出院当天,病房里住进了一位工友,谭某某,赤峰人,在北京大兴区瀛海镇某建筑工地打工。因建筑木板断裂,他从2楼跳下来,导致左脚跟骨碎。即使如此,他还心有余悸地说万幸,他说幸亏是跳到了左边的水泥地上,如果是跳到了右边的钢筋堆里,估计他人就完了。


还有什么事情能重过生死呢?


3个多月前,我老爸过马路的时候,被一辆左转弯的SUV把双脚给压了,据他说把当时开车的那位60多岁的男司机吓坏了(任谁开车撞了80多岁的老年人都得晕菜),他起来活动活动脚觉得骨头没事儿,就只让司机把他送回家就放人走了,既没报警也没送医院。虽然事后检查确实没伤到骨头,但右脚还是肿得像个大馒头、有大片淤血、也破皮了。抹药治了3个月,也没完全消肿。


后来想想,80多岁的人了,出了车祸,骨头没事儿就是最好的结果了。否则在医院躺上个十天半月,家里再坐轮椅半年,老人的身体就相当于遭受一次严重的打击,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如今只是破皮了、肿了,我们这些做儿女的尚可笑着面对。


我们都说,这是好人有好报,老鲁头儿逢凶化吉。而对于我这次跟腱断了,也算是用小祸避大劫吧。


什么是好事,什么是坏事?都需要若干年后回头再看。


猝不及防的生活,还能给我们多少惊喜和惊吓?


(完)


2019年6月5日

于北京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