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舍离,我断了自己的跟腱

2019-5-29 09:0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4| 评论: 0


我晕血,抽个血常规都近乎虚脱,蛋妈在旁边紧着说,放松、深呼吸…估计是我太紧张了,血都不出来。

没想到,自己这么快连轮椅都坐上了。


人生没有如果,如果我不下楼去跳大绳,应该就不会发生今后5个月落在自己身上的一系列事情。

那么,未来至少3个多月,我会与拐杖为伍。

人身体的脆弱速度,每每都会快于你对自身的认知。

8字跳绳,看似简单的运动,某一回合,我笨拙的飞起,突然觉得右脚跟被什么东西踹了一下,不自觉“啊”的叫出声来,之后就觉得右脚某一部分被抽离了,使不上劲。

可能是跟腱出问题了,我心想。

周围的同事都惊恐又关切的望着我。后来有人问我当时特别疼吧?

按理说,跟腱断了应该疼,因为B超显示连续出现断裂,两端距离4CM,有轻微出血。但当时我的感觉就是被人踹了一脚,我叫出了声,后续的麻木已经让我感觉不到疼痛。

踮着脚在同事的陪同下去了单位卫生所,医生说看不了,让我去丰盛医院挂急诊、拍片子,确诊。实在不成再转诊去积水潭或北大。

当然,结果是我最不愿见到的,跟腱跟我断舍离了。

首先要感谢崔姐,开车把我送到了医院;还要感谢同事张磊,全程陪护,挂号、缴费、跑前跑后,还用轮椅推着我,看着满头是汗的他,我非常不好意思,自己是个不愿意给别人添麻烦的人。

我发了一个自己可怜兮兮地坐在轮椅上的图片到朋友圈,引来大家一片惊呼。一个朋友留言说,“腿好粗”。我留言她:“滚。。。”

这就是朋友间的嬉笑怒骂。还好,我的朋友们都是乐观的,而我也要乐观。

尽管我是一个如此胆小的人。

我听说,跟腱手术是下肢全麻,要从脊椎打麻药,我这心里就开始突突。蛋妈说,“你也体验一下我生孩子时候打麻药的感受。”

我想,我可能要光溜溜地躺在麻醉台上,要尽可能地蜷缩身体露出脊椎~~再过一会儿,手术时我就没感觉了,大夫可能还会主动与我聊天。

他可能问我,“喜欢吃什么啊?”我可能告诉他,“啥都爱吃啊!”

我要尽可能想想自己都爱干什么,因为今后几个月都会行动不便。

医生说,跟腱手术虽然是个小手术,但术后非常麻烦。要打石膏,不能受力。前脚掌要在石膏里一直向前绷着,为的是让脚后跟缝合后的肌腱尽快长合,而3个月后拆了石膏要不断翘脚做痛苦的术后康复,整个过程大概需要5个月。

嗯嗯,不能再畅想了。

但我还是很担心,这3个月正值北京酷暑,我这脚丫子一直在石膏里裹着,往好了说可能皮肤变白了,往坏了想,就成一只皮蛋脚了。

丰盛医院是个很小的医院,但专业方面似乎很受老北京人认可,去单位卫生所的时候,一个退休的老职工都跟我推荐。

一系列检查流程很快:大夫问诊、B超、胸片、抽血,确认手术日期。据说术后3天就能出院了,后面就是康复。

没人愿意在医院呆着,我是加床,睡在楼道里。听某位病友家属聊天:哪儿都没有自己家好!

本来我也可以把病床硬塞到已经满员的病房里,因为大夫怕我晚上感冒耽误手术。但是看到满屋都是比我大的大爷大妈,还是给别人行个方便吧,大家都是受伤过来的,至少要留个轮椅的空当儿。

我们出差、旅行都是各种宾馆比较看评价,而在自己生病的时候,最大的愿望莫过于一张3平米左右的床位,管他4人间还是6人间?

做手术前,大夫问得比较细,抽烟么,喝酒么?有孩子么,男孩女孩?还让我剪手脚的指甲…午夜十二点之后就不让进食了。

我花十块钱,买了个医用尿壶。这还是护工提醒的,我是真的没经验。

入夜,探望的人流都已散去,楼道灯熄,京城大雨。宋词有一句:“夜雨滴空阶”,很美的意境。但跟我此时的处境毫无关系,各种声音系数开始传到我的耳朵里,有人打呼噜、有人突然大声说了句梦话、有人在聊天,而我则像个守夜人。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