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我还是晚来了几年

2019-3-10 13:0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0| 评论: 0


重庆之名,始于宋代。宋孝宗淳熙十六年,宋光宗先封恭王,后即帝位,自诩“双重喜庆”,升恭州为重庆府,重庆由此得名。


若干年前,听闻香格里拉失火尚庆幸早前就去过了;去年末看新闻说是大理洱海边的民宿被悉数关停,倍感遗憾还没有体验过那里的诗和远方;今次到了重庆,发觉至少来晚了2年,十八梯彻底无缘相见了。



我们每天拼搏着为了日新月异的现代化生活,但心里的小情怀又无时无刻不惦记着旧时光。


重庆的路牌上有个特别明显的地名:弹子石老街,介绍说曾是西南地区著名的水陆埠口,拥有法国水师兵营、王家大院等开埠文化根脉,于是我就慕名带着妻儿去造访了……到了目的地才惊觉这里现在是长嘉汇购物公园了!尽管改造者费尽心思把这条老街装扮得别具一格,甚至成了全国首个以“开埠文化与城市九级坡地地貌”为主题获批的 4A 景区,但我还是希望看到老街旧时的样貌。





抛开这个因素,长嘉汇购物公园还是很值得带孩子来玩的。依山而建、层次错落、保留了一些过去的建筑风格、特色餐饮和小店很多,还有儿童游乐设施,夜色尤美。我看到很多年轻人抱着小狗来这里闲逛,这才是本地人的日常生活。





于此情况相同的还有白象街,在望龙门和太平门之间。这里曾经有重庆最早的有线电报局;英、美、日等家开设过洋行,形成“金融街”;出现过很多“名人”,如老舍、陈毅、王芸生、周恩来、李耀庭等;附近还有典型的吊脚楼民居,是重庆的闹市区之一。




就是这样一个颇具重庆特色的地方,当我循着导航亦步亦趋地走到终点的时候,都怀疑导错了地方,因为真的是太现代,它开头说的是“长江为伴、毗邻千年城墙遗址、传承 800 年重庆文脉”,但后面就来了个 180 度的大转折——“是集商业街区、独栋会馆、超级豪宅于一体的重庆城市地标。”




白象街还处于招商阶段,人不多,顺电梯而上在各栋楼间穿梭,很快就失去了方向感,又找不到出路,空气里弥散着酸菜鱼和香辣火锅的味道,闻久了,肠胃里也像开了锅一般,令我急于离开此间去换换空气。



《美国国家地理》曾撰文称,重庆下浩老街的世界里有两种人,一种是保留着老重庆的生活方式的下浩原住民,另一种是一群在下浩开茶馆的年轻人。下浩老街,临近重庆南滨路,是紧靠东水门长江大桥的一个斜坡上的街区,百年前这一带十分热闹。很可惜,这次我应该也是没看到什么,但应该感谢一个叫敖溦的人。面对老街可能要拆迁的命运,她通过众筹,利用一块废弃空地,发起了一个老街花园项目:围栅栏、种植物,邀请艺术家、小朋友在老街斑驳的墙上涂鸦。这就是热爱生活……



幸好还有山城步道,抚慰我受伤的小心灵。搜狗百科介绍得特别有意思,说它是城市小道,全长 1748 米。到底有多小呢?真正步入其中,其实就是一条稍有坡度的小路而已。很多房屋都已破败,看趋势,这里不可避免的要走向拆迁或改造的命运。还未搬离的居民已经所剩不多,倒是有只叫来福的小黄狗,身穿制服尽职地每日巡逻,都成了网红。






正当我在步道上右手举着巨大的单反相机,左手擎着怪异的闪光灯给儿子拍照的时候,从坡上晃荡着下来一位老大爷,看着我大张旗鼓的阵势,呵呵笑着说:这里有啥好拍的啊!






我们在一户人家的后院吃了豆花、喝了酸梅汤。房子的主人是一对上了年纪的夫妇,老头在灶上熬着醪糟,老婆婆和儿子坐在门口角落里剥着鹌鹑蛋、唠着家常,一幅温馨、恬静的画面。世间的物欲太多,而幸福的本质其实就是亲人健康、家人团聚。




其实,远离重庆市区还有很多的老街,但不是我们这些短期逗留的游客,有时间能够一一探访的,它们只是静静地留在原地,坚守着自己的岁月和芳华。


人生有限,我要加快脚步了,否则会错失更多曾经的美好!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