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一座彩色的城市

2018-10-13 18:0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4| 评论: 0


除了家乡,很少有城市会让我离开了还会去想念。


青岛给了我意外的惊喜。


这次又是我跟卤蛋两个人的旅行,蛋妈十一值班。



由于知道青岛是最热门的旅游城市,车票都是瞬间卖光,所以在12306上刷票没上心,其实是奔着武汉和长沙的路线走的,没想到临近十一的某天偶然发现有票,就赶紧买下了。


也难怪有存票,全程5小时22分钟,估计是到青岛最慢的高铁,而且还是终点站在青岛北,坐地铁3号线始发到倒数第二站人民会堂站下,20站左右,好漫长的地铁之旅。


尽管如此,当高铁缓缓驶入青岛界,远远望见海天一线时,心情就豁然开朗,青岛,我们来了!



后来算了一下,早晨8点半从家里出来去北京南站坐车,下午6点进到预定的民宿,耗时9个多,跟自驾游比起来时间上也没啥优势,胜在安全和省心点罢了。


1号傍晚到青岛,5号早8:15高铁回京,真正的游玩时间其实就3个整天。


说不上匆忙,但一个人带着孩子,只能有选择的去一些地方。同事听说我平时自己带孩子去外地玩,都觉得挺不可思议的。貌似这样的男的我身边也没有。


安全问题从不用担心,我带着卤蛋夜伏昼出,也就是个体力问题,因为除了孩子的水杯等,随身还会背着大概15斤左右的摄影器材,远距离徒步肩膀疼。为了有效果好一点的照片,不是多么费劲拍出来的,而是生生地背出来的。



有了过年在杭州住民宿的经历,这次特意在爱彼迎上又订了LOFT风格的民宿:Homie·绿岛。适合两口人体验式居住,两个晚上恰好。青岛这类民宿挺多的,有机会可以体验一下住在老别墅里。


直接在电子锁上输入密码就可以入住。门上还有块监控,卤蛋特别喜欢翘着脚去按控制按钮,之后看显示出来的屋外情况。房间小小但空间利用充分,干净整洁,还有一块大大的投影幕布,如果房东能事先购买爱奇艺的VIP会员就更完美了。




民宿在掖县路的小区附近,纯粹的居民区,傍晚后十分安静。如果自驾过来,路边是能找到停车位的,起码不会像北京这么困难。


由于第一天到的较晚,卤蛋走完上坡路后直喊累,就叫了附近饭店的外卖。稀粥、红糖馒头、西红柿炒鸡蛋、软炸里脊,这是特别安全的点法。


在青岛开饭店,如果软炸里脊这么经典的鲁菜都做不好,肯定开不下去。这顿饭卤蛋吃的挺开心。



晚饭后带着卤蛋遛弯,发现路边一家发廊有几个家长带着孩子剃头,估计都是附近的街坊,于是就记下了店址。正好卤蛋头发也长了,于是就有了第二天傍晚他人生中第一次在外剃头,又是发生在青岛的经历。


男孩要多跟父亲出去旅行,每一次都是成长的体验,尤其远离了母亲的庇护,会更加坚强。




拿剃头这件事来说,蛋妈此前跟卤蛋商量过多次,不想再在家里给他拿电动理发器推了,一是确实没有理发店剪的发型好,二是在家收拾碎头发茬子太累,可卤蛋总是找各种理由搪塞。


过这次在青岛我让他理发,卤蛋一声都没吭就进去了。实在无法想象如果当时蛋妈在场,他是否会如此听话。


所以,剃头这件事,我们是在青岛通的关。



中国人讲传承,看着卤蛋坐在那里剃头,我仿佛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


那时坐在破旧的椅子里,老师傅拿着手动的推子咔嚓咔嚓,偶尔还会夹头发。


印象最深的是,剃头师傅给旁边的老人刮胡子,在脸上均匀打好泡沫,拿着锃亮的剃刀在泛黄的老牛皮带上反复打磨,下刀轻松写意。那时的我总担心,他刮脸的时候会失手。


没成想,剃完头,师傅竟然也要用剃刀刮我后脖子处的汗毛,吓得我低头、缩脖一动不敢动,感觉当时的1分钟是如此漫长。


如今时光穿梭,换做是我坐在孩子身后,看着卤蛋静静地坐在椅子上理发,他大了,我老了。


清晨起床,看着镜子里自己两鬓滋生的白发,哑然失笑。


生命不可逆,但见证传承的过程同样是一种幸福。



从地铁口出来沿着大学路到民宿大概要走15分钟左右的上坡路,这是一条网红路,很多人都在路边拍照,都傍晚了竟然还有拍婚纱的,很好奇最终出来的片子究竟什么样。



形色匆匆,直到第三天清晨才带着卤蛋静静地重游了这条路。


十一的青岛天气很好,清澈的阳光洒满了路边的梧桐,街头人很少,时不时地会有咖啡馆、饮品店、餐吧等特色小店渐次出现。







看得多了,发现青岛真是一座有颜色的城市。


沿途的墙壁会被涂上彩色的画,特色小店均有自己的装饰风格,不断出现的井盖也被大胆地当做画布,就连常规的掩映在树丛里的电箱都有色彩,一座城市不再是单调的灰,就能让人体会到其内在的生命力。


所以,来青岛的头几天,一定要住在市南区的大学路附近,远离喧嚣又充满跳动的色彩。






离我们住的地方不到10米,有一家评价很高的JAMES CAFE 咖啡厅,30平米不到的面积,布置的很用心,下午5点就我们这一桌。


点了披萨、意面、薯条、酸奶、果汁。披萨超薄,很有特色,离远了看像中餐的鸡蛋饼。


至少卤蛋非常爱吃,后来打包回去的2块成了他第二天的早餐。



等餐的间歇,听着舒缓的音乐,看着泛黄的灯光,夕阳也恰当地投进来余晖,心里却莫名的焦躁起来,披萨怎么还没好?


又瞬间幡然醒悟,真是回不去了,在北京习惯了人流如潮、喧嚣热闹,一时却接受不了这青岛咖啡馆里片刻的安静和等待。


还好卤蛋感受不到我此时内心的挣扎,仍自顾自好奇地摆弄着店里的小物件。



我煞有其事地跟卤蛋说,青岛市区很小的,所以有两整天我俩是完全步行游玩,连公交车都没坐,3天时间的平均步数应该在1.9万步。


实际上,青岛很多都是上坡路,基本把卤蛋累屁了,哈哈。




第一天的目的地是八大关,地图上查距离大致是2.8公里,期间还下了两个长长陡陡的台阶,豁然发现马路对面是大海,第一浴场就在眼前!


不用犹豫,去海滩啊…







非常幸运,刚下去就被我逮到一只搁浅的小螃蟹,钳子夹人还挺疼。


给卤蛋买了一顶小草帽、一个小铲子和小铁桶,小家伙堆城堡、砌排水沟、挖大坑玩得不亦乐乎。






尽管后来沙滩上人渐渐多了起来,仍然被我发现了一个特点,尽管青岛是如此著名的一个旅游城市,但人真的很少,比之北京周末公园的游人密集度都少!


此后在青岛的几天里,这样的情况也被重复验证着。




5、6个大学生模样的男女学生在沙滩上玩玩闹闹,疯狂自拍,青春如此放肆美好。


后来卤蛋也学他们的样子,在沙滩上挖一个大深坑,自己站到里面,再把膝盖以下用沙子填埋起来,做各种倾斜动作,乐此不疲。


青岛的太阳也挺毒的,我想,我俩又要再黑一层了。







在第一浴场玩了大半个上午,沿着海边栈道走就可以到八大关景区,也许来青岛的游人都集中到了这里,所以稍显多,我跟卤蛋没有进各个楼里逛,仅在路边走了走。


都说在青岛拍婚纱照的人多,可着实没见到几对。但在青岛开婚纱摄影工作室真是一件太幸福的事情了,首先自然环境得天独厚;其次很多老别墅都可以买或租来改建;最后青岛没有雾霾,坐高铁驶离青岛,沿途其他山东地界好像都模模糊糊的。



旅行,无外乎是吃、住、行。这次来青岛高铁上是90元两份盒饭,有排骨有牛肉的;回京时是80多的一份盒饭,有带鱼、虾和排骨,不觉得难吃,其实是卤蛋喜欢在高铁上吃饭的仪式感。



在奥帆中心附近的海信广场4楼有家“海想*日越轩”饭店,看菜单应该是主营青岛本帮菜的,大众点评上评价挺高,我们是误打误撞进去的,环境很好。


如果在奥帆中心玩累了找饭辙,完全可以来海信广场这边。



之前看了一些游记,说青岛人都是拎着塑料袋买啤酒,很有地方特色,但兴许我待得不够久,时间上也不凑巧,没有看到。


不过,貌似双合园饺子真是青岛当地人的食堂,评价超高,中午11点刚过我跟卤蛋到店的时候都快没位置了,就餐高峰期更是人声鼎沸,十分热闹。



另外,在八大关的中午,我们去的一家国营老字号——万鑫餐厅,只能说广受好评的肉末海参真不是我的菜。


总体上,在青岛没啥让我印象深刻的美食(一个人带孩子本来也没点啥菜),但菜价让人印象好深,我这1个半人正餐至少平均二百五吧。



青岛除了菜价感人,住宿的价格也挺让人意外的,这个就不细说了。


其中一家老牌酒店晚上我跟卤蛋都没睡好,尽管后来打死一只没血的蚊子,可我一直疑神疑鬼地觉得有跳蚤……


如果返程是在青岛火车站赶早班车,推荐住在金海红宇宾馆,也就200米不到的距离,非常方便,夜晚很安静,正餐的菜量非常大,卤蛋对他家的紫菜汤念念不忘。




关于出行,没有太多感受,因为我俩步行了两整天,分明就是行走中的超人。


沿途看公交车上的人不多。


乘地铁可以提前在手机上下载青岛地铁APP,不用排队买票。


滴滴打车挺方便的,某些路段会堵车,但从北京人眼中看来,路上真是太畅通了!



时间关系,没去崂山和黄岛;啤酒博物馆我超想去大杯喝无限续杯的啤酒、嚼啤酒豆,但觉得卤蛋不会感兴趣;去了德国总督府觉得住在如此大房子里人容易迷失方向,一个人住千万别自己吓自己;去了动物园,尽管没有大象和长颈鹿,但胜在票价便宜,才8块钱,而且跟动物的距离很接近,是个遛娃的好地方,每去一个新城市我都会带卤蛋去动物园。


一个人从小喜欢小动物,至少心底里是有爱的。






燕儿岛景区是个惊喜,有海滩还有大块的礁石,很多人都在翻螃蟹,更多的人在吹海风、拍照片。


一位当地大叔爬到海中的一处礁石上钓鱼,眼瞅着3分钟一条、3分钟一条,羡煞了我们这些围观者。


青岛的海,没有腥臭味儿,也没有烂糟糟的海菜,更没有塑料瓶等垃圾。


午后的阳光暖暖的,虽然是10月份,但海风吹在身上仍很舒服。


坐在岸边的礁石上,望向远方,看不到海的尽头,思绪却可以飘得更远。






很长时间以前,看过网剧《最好的我们》,很喜欢剧中的耿耿,余淮和耿耿多次来过海边,很多取景地都是在青岛,如今我也来了,追逐别人笔下的青春与初恋。


后来我还追了作者八月长安的其他文字作品。


希望卤蛋也是个爱看书的孩子。



燕儿岛这边可以足足玩上一个下午,之后顺着海边步行就可以进入奥帆中心,期间路边有个特别不起眼的小招牌写着咖啡、饮品,其实这是一家名叫“院里咖啡”的地方。


真有个小院,房子是复式结构,二楼阳台上可以看海。屋里门口窝着一只大懒猫自始至终都在睡觉,另有3只品种各异的活蹦乱跳的小狗,倒是和人很亲近,这里比较适合玩累了歇脚,或是静静的浪费时间。


现代都市人,最怕的不是忙碌,而是静下来,反而就无所适从了。



在青岛的最后一晚,住在栈桥附近,本来是特别不抱希望的,因为觉得这么大热的青岛打卡地一定人超多。


但事实情况是,架不住人家海岸线长啊,无论多少人最后都给打散开了。





下午1点多的时候,凭着栏杆看涨潮中的惊涛拍岸,回酒店玩了2个多小时后再来,海水已经退潮,露出大片沙滩和礁石,此前那些在围栏外看海的人这时全都下去了,黑压压一大片,抓螃蟹、捞鱼、散步、拍照,蔚为壮观。







卤蛋也冲下去玩了1个多小时,直至日光彻底消失不见,才恋恋不舍的离开栈桥。


孩子,是多么喜欢大海啊。








在青岛的日子,我们每天晚上不到8点就睡着了,连著名的灯光秀都没到近处看,只是隔着酒店的窗户瞧了瞧。


看着酣眠的卤蛋,我忽然想,幸好生的是男孩,如果换作是女儿,我的这份父爱又将会如何泛滥啊。


当然,一个就够了,爱,如何分得?



每次父子俩单独旅行的日子,卤蛋都能给我惊喜。


这次最后从栈桥下的海滩往岸上走的时候,卤蛋自己选择了从倾斜的堤坝往上爬,垂直高度至少在3米,坡度有75度,其实是有点危险的,至少我有点担心,但他竟然没害怕真的毫不犹豫一步不停地爬上去了,引得路过的一对老夫妻投来惊异的眼神!


平日里怕这怕那,连个蜗牛都不敢抓,这次他的举动我是万万没想到。


男孩子的内心深处都潜藏着一颗冒险的小种子。身为家长,应该是助其发芽,而不是把它死死按下去。



青岛曾经是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众多中国知识分子心向往之的地方。


许多在中国具有一定影响力的文化名人先后在青岛购房定居。康有为、沈从文和梁实秋的故居都在福山路;闻一多故居在青岛海洋大学校内;老舍故居在黄县路…


但现在,


我随便瞅了眼路边链家的广告牌,青岛800万、1000万的房子随处可见,也是居之不易。


上述名人,如果是活在当下,要是不能成为大IP,想在青岛买栋别墅估计够呛!



人生有限,世界又太大,很不情愿在有限的生命里花时间去重复的城市,但青岛的确是个例外。


喜欢市南区大学路上安静闲暇的市井生活,仿佛与同处一城的其他区的现代喧嚣隔了一层保鲜膜;


喜欢这里高高低低的路,沿途的梧桐树,步行着几公里就可以走到海边,烦恼时可以抱大树更可以向大海倾诉;


最重要的,想用3天时间去了解一座城市,真的远远不够。






在“院里咖啡”喝啤酒的时候,碰上4个也是从北京来的女生,结账的时候老板娘对她们说,青岛就是你们北京的后花园啊!


果真如此的话,我就还会再来的。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