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周末被孩子叫醒不能睡懒觉的家长

2019-10-26 09:0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40| 评论: 0

最近两天蛋妈总跟我说雪莉自杀的事,


还翻出来雪莉的成长经历来解释她自杀的原因。


我心说我都没听说过她。


要说当下谁的死能触动我,


就是炒锅里剥了皮的牛蛙了,


快递送过来的时候有一只竟然还在抽搐,


让我觉得人处在食物链顶端真的残忍。



有时候我跟蛋妈聊着聊着发现有些东西对不上,


蛋妈总鄙视说俺俩不是一个时代的人。


就像前两天我独自在家外放谭咏麟的歌,


觉得很舒服,


蛋妈回家愣没听出来是谁唱的,


跟她说了是谭咏麟的歌,她也没印象。


蛋妈是吴青峰的迷妹,我却喜欢高圆圆。


蛋妈大笑着说高圆圆都老了!


我说,我前阵子去京西潭柘寺求签,说是下辈子你呀会脱胎成一只猪,还是小荷兰猪。而我却能够从小就认识高圆圆。”


蛋妈喷饭~~



早晨听广播,


听到频率最高的一句是,“现在的90后都快30岁了。

那么,我这样的70后,快被拍死在沙滩上了。


10多年前,我还能跟表哥家的小孩侃侃《赛尔号》,而如今我大姐家孩子聊的漫画我已经不知道是什么了

——尽管我现在还看漫画。


卤蛋放学回家,

我凑到他身边问:给爸爸讲讲,今天班级里有啥新鲜事没?

没啥新鲜事儿…

上一天学,啥有趣的都没有,多没意思?

这才说明我们是个优秀的班集体啊!

看来我跟孩子的思路不在一个频道上。


孩子慢慢长大,跟家长的话越来越少。这个躲不过的代沟会越来越近。


周六清晨6点,


卤蛋做梦了,惊醒,


在小屋喊:妈妈,妈妈,给我倒杯水!


蛋妈扑棱一下子从大屋床上弹起,去客厅拿水。


孩子就这样,


潜意识里首先想到的就是妈妈,永远如此。


而妈妈跟孩子则有心灵感应。


蛋妈晚上打呼噜,我用两根手指堵住她鼻孔,这牛人都不醒;而卤蛋在小屋床上咳嗽一声睡觉的蛋妈都能知道。



喝完水的卤蛋跑到我跟蛋妈的床上来,


躺到我俩中间。


我骗他才凌晨4点半,让他接着睡,


他却睁俩儿大眼睛睡不着了,


一会儿搂搂我的胳膊,一会儿揪揪蛋妈的头发。



蛋妈快疯了,


嚷嚷着大周末的也睡不了懒觉,还比平时起的早!


我却想,


现在这一刻也是蛮幸福的啊!



(完)




2019年10月19日

于北京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