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一屈,也无碍这生活的美好

2019-10-10 19:3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69| 评论: 0

昨晚跟蛋妈聊天,蛋妈说:“时间过得真快啊,好像昨天你才跟腱断了一样。我还记得那天下午你给我打电话说,李曼我跟你说个事儿,你别着急,我在单位跳大绳把跟腱跳断了!我当时心里就想,这二百五,真能添乱,我过几天就要药师职称考试了!


哦~~今晚是真心话大冒险么?


人到40岁,时间过得飞快,距离我跟腱断裂都快5个月了。


我身体素质方面别无长处,就是能跳,小学的时候跳远,初中跳高,高中打篮球,这不工作之后跳大绳,把右脚跟腱跳断了,原则上今后剧烈运动都与我无缘了。


学术点儿说,就是功能性丧失。武侠小说里有吸星大法,我就是被吸走了跳跃能力。


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每次考试都打90分的学生,忽然从某一天开始次次考试都不及格。


拄拐在家躺床上的日子里,第一个月最难熬。


人从动态变为极静,心理上要适应一阵子。


每天透过阳台的纱窗看看外面的世界,呼吸一下外面的空气,感觉自己像被关在笼子里。身体健康的时候鄙视北京的雾霾,而如果能让我走出屋外,管它是什么天气呢。


唯一的慰藉是NBA巨星杜兰特也右脚跟腱断裂做手术了,我心里平衡了一些。


后来,我自己磨蹭着洗澡——尽管这是相当高危的事情;家周围的外卖全叫遍了,最后看着外卖就恶心;打碎了2个碗,期间还是想自己做点饭,把自己手还烫伤了——这就叫生活不能自理吧。


当然最辉煌的是拐杖没撑住,从家楼道的台阶滚了下去。


伤脚撑了一下地,疼得龇牙咧嘴,当时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完了,可别二次断裂!”再回炉做一次手术???


自从滚下过楼梯,我整整一个月没出过家门。


家里人都说,真佩服我能待得住。其实,我不出门就是为了少给家里人添麻烦。


养伤期间,朋友圈里的一个人跟我讲,他也是跟腱断裂,是小时候家里突然停电,他从厨房跑出来碰掉了菜刀,菜刀把他的右脚跟腱砍断了,恢复得不好,一直有点瘸,听得我这个心惊胆战啊,立马把家里的中华大菜刀扔了,换成小切片刀。


躺在床上不能动的日子,看了一部韩剧《请回答,1988》,很温馨的神剧,伴我度过了煎熬的时光。也感谢爱奇艺的《乐队的夏天》,让整个家庭都充满了歌声和欢乐。


完全拆除石膏绷带是个小里程碑。


跟预想的一样,被石膏绷带结结实实绑了2个月的右脚,真的跟火腿一般无二,皮肤紫红、布满一层厚厚的死皮。这个没有一点儿调侃的夸张,用热水泡出了好几两老茧,脚外侧和脚后跟边缘堆满了淤血。到如今都没有完全散开,是那种麻木的感觉。被石膏绷带绑两个月,绝对能导致身体的连带伤害。


在医院等候拍片子的时候,一位老阿姨看着我紫红色肿胀的脚丫子问我,“小伙子,你这年纪轻轻的竟然得糖尿病啦?”当时我的心中真是波涛汹涌~~这可是骨伤科专科医院啊。


脚上绑着绷带的时候诸事安稳,拆了绷带则是要不断跟自己较劲。


跟腱上没有血管,只能是任由它一点点恢复,从这点来说,骨折真的幸福多了!


明知走路会疼,还得一点点学走路,没错,真的是学走路。跟腱断裂虽然通过手术接上了,却比原来短了一截,要通过锻炼一点点把跟腱抻开,这个过程很漫长。


最开始,我给自己设定的目标是追上前面拄拐的老头或老太太,更进一步是追上前面不拄拐的那些老人,后来我发现如今的老年人身体都很不错,走一会儿他们就没影儿了。


我家是个研究院的老小区,住的都是退休职工。每到太阳暖洋洋地出来的时候,小区里都是三五成群的老年人或聊天或看孩子的。每次我一瘸一拐地经过他们身边,都会被密切关注。


长这么大,我第一次回头率这么高。


家楼下的老奶奶知道我跟腱断了,每次碰到我练习走路都提醒我,“可得慢点,别着急,慢慢来。


过红绿灯这件事比较烦,一个灯铁定过不去,所以第一段要走到中间行人等待区,到第二个绿灯亮起我才有充足的时间过马路。很长一段时间,我家孩子卤蛋很不适应我这种分段式过马路的方式。


到4个月的时候,终于下决心把拐杖扔了。


蛋妈说了不止一次拐杖在家里杵着她看着别扭,当然一并扔掉的还有我的尿壶,Bye Bye !最后还要说一下,这拐杖实在是太次了,三无产品,橡胶烧皮肤,味儿还特别大!蛋妈在上面缠了好几层纱布,我的腋窝处还是被烧出了一片红疹子。



去医院复诊的时候,看了一眼医生的电脑,发现断跟腱的以40~50岁的男性居多。我这个快5个月了,脚踝处仍有部分没消肿,被绷带勒的淤血也没散尽,人到中年果真是伤不起。


我真该找个保温杯泡枸杞了。


为了活血化瘀,专门买了泡脚药和一个足浴桶,多的时候一天泡2次。蛋妈调侃我说终于肯认认真真地洗脚了。我说绝大部分男的都不爱洗脚,哈哈!


最近,我的老爸血栓了一下,还好只是拴在了右手的两个指头上。老头儿是右撇子,一下子不好使了自己就很着急,我就拿自己跟腱断裂恢复这件事跟他说:“得病了恢复哪那么容易,你看我这跟腱手术后这么长时间了,现在还是瘸,每走一步都还抻得慌,你这刚得病就想恢复如初是不可能的,医生说通过锻炼是可以生活自理的,但需要时间。


面对我这现身说法,老爸也就无话可说了。


从这件事上来讲,我这跟腱断裂还有点价值:)


今天早晨,卤蛋临上学前对着仍躺在床上的我说:“爸爸,看着你每天不用早起上班,真是让人气愤!


我说,“你语言匮乏,应该说是羡慕、嫉妒、恨,比较恰当!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换做任何一个人,准许他以跟腱断裂为代价休息几个月,肯定是不干的。


什么都是原装的好。手术再成功也是不胜从前。我在前面走着,回头问蛋妈“你看我步态怎么样?


蛋妈回我:“一看,你就是个瘸子啊!


哦,好吧~~~


(完)


2019年10月11日

于北京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