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父亲,我享受对孩子发号施令的时光

2019-5-29 08:0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5| 评论: 0


今晚蛋妈有事不回来,卤蛋跟我在家。我喜欢这种可以跟孩子独处的时光。


因为我说什么他都听,而要是蛋妈在,孩子就基本什么事儿都找他妈了。


“你先去把作业写了。”我对他说。


卤蛋乖乖地拎着书包去写作业了。


我心中暗笑!


换作平时,卤蛋都是放学后先玩,晚上才写作业,蛋妈也提醒过他,不要熬到最后,但都没效果。


而今我一句话,孩子一声不吭就径直去写作业了。蛋妈要是知道了,得多崇拜我!



我在家里就是扮演着蛋妈“救世主”的角色。每当蛋妈拿孩子没招儿的时候,就会喊:“鲁欣,你说说他!”


而我,悠悠一句:小鲁……


孩子基本就会有所对应行动了。


我们这三口之家,平日的对话大多是:小鲁,赶紧写作业;小鲁,赶紧关电视;小鲁,别玩了;小鲁,赶紧洗澡;小鲁,赶紧睡觉!


以上场景,蛋妈经常要求助于我,给卤蛋下最后通碟。



卤蛋2岁多吃饭时总抓吃的乱扔,我拿筷子抽过他手,其实也没使劲儿。除此之外从没打过孩子。


对孩子,我是绝对温和的,而蛋妈则负责平日“数落”孩子,可孩子还是最听我话。


没人能准确说出怎么才算是个合格的父亲。我看朋友圈好多人(妈妈)看各类育儿书籍,比较佩服她们。


我想跟孩子像朋友一样相处。当然,更多时候还是指路人的角色。



作为一个东北人,我跟孩子间的对话会带有明显的东北风格。




“爸爸,我想吃榴莲?”

“我看你像个榴莲!”


“爸爸,我想喝酸奶?”

“冰箱里有,自己拿。”

“爸爸,我够不着啊?”

“自己想办法,赶紧长个儿!”


“爸爸,能帮我剥个橙子么,太硬了?”

“自己剥,想吃东西还不自己想办法!”


“爸爸,某某字怎么写?”

“自己查字典,老师已经教过你怎么查了,我直接告诉你,你印象不深!”




偶尔我也会庸人自扰,担心有那么一天自己老得动不了,让卤蛋帮我拿点儿东西,他会不会说:“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呵呵,我的孩子可不会这样!



今晚蛋妈不在家,我厨房做饭的空挡儿卤蛋写作业。估算了一下,这期间他大概叫了我的名字能有100遍。


要么是题目里有字儿不认识,要么是有的字儿不会写。


这么一趟趟地在厨房和作业间穿梭,我感觉自己内心深处有一堵城墙,正一块块往下掉墙皮…心里忍耐底线在一点点儿崩溃。


忽然想起前几天蛋妈医院的男同事在朋友圈发的一段话:[我得做个核磁共振,忙一天回家了,看孩子写作业,他告诉我7-5=7。]


平日里都是蛋妈辅导孩子作业,我落得清闲。而只有亲身辅导过孩子写作业的人,才能懂得这对成人心理是多么大的挑战。


我从小到大的作业都没用家长管过。那时的小学作业简单,就是重复抄写,我也想过各种办法逃脱这种机械的作业模式(最后都没成功),因为那时候也不用家长签字。


不写作业被发现了,要么是被罚放学不让回家,要么是被老师带家里站小黑屋,我都体验过,反正没家长什么事儿,哈哈。



现在孩子的作业确实复杂得多,虽然量不大,但家长参与度高。


据说,三年级之后家长基本就用不着管孩子作业了。那种感觉,可能像我当初带卤蛋,一过了两岁就觉得不累人了一样吧?


其实,所谓的焦虑,都是源于家长又止于家长,小孩子哪懂得什么。写完作业就万事大吉,吃好和玩好更重要。再复杂的作业,都有父母作坚强的后盾。



这次看着卤蛋写春游日记,我都恨不得抢过他的笔来,替他先写一份出来,省得他一会儿叫我一次,一会儿叫我一次。但我最后还是忍住了,我战胜了自己,我骄傲!


我们身处这样一个快速的时代,不自觉被洪流席卷。容不得自己被耽搁,也容不得犯错。现在做的,仿佛就是在全盘否定小时候的自己。


我们就不做错题么?我们就愿意写作业么?至少我们那时候写完作业就能玩了,而现在孩子还要上其他课外班。



每当卤蛋申诉似的跟蛋妈说,“你就不能让我玩一会儿么?!”我的心里都不觉一疼。


但心里还是坦荡的,我跟蛋妈让孩子学的都是素质,而不是知识——希望我俩能够坚守这份底线。


孩子,我想对现在的你说声对不起。


但等你今后成人了,


应该会对我们说声,谢谢你们,爸爸、妈妈!




(完)


2019年5月11日

于北京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