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9天时间等待重庆上空的一缕阳光

2019-3-10 12:4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17| 评论: 0


日常生存的苟且,需要短暂逃离的慰藉!


重庆司机师傅说的好:“你们平日里在北京拼命赚钱,来重庆旅游消费,所以我们特别感谢你们!”


重庆是立体的,还有人说它是8D的,每每转角会给人惊喜,我也因这魔幻山城而足下生风,每天迈出近2万步,但从下飞机踏上北京的地面一刻起,内心深处还是呐喊着:阳光真好!


重庆川美黄桷坪校区附近的涂鸦墙


于是理解了,为什么重庆的朋友说过年要带孩子去福建晒太阳。回忆起在重庆的9天,我只在某天下午看到了转瞬即逝的光线。


作为北方人我们总形容说是晴空万里,而重庆的冬日阳光是按一缕缕数着来的。与重庆毗邻的贵阳,名字是不是就这么来的呢?


从重庆归来后一直浑身酸疼,这必然是一个平原人到了山区后不停奔走的后遗症,但我总想把部分原因归结于短期缺少日光所致。人也如植物一样是需要光合作用的,否则时间长了就会各种不舒服。未来,我自己也会有那么一天,年纪大了,缩着袖口坐在小马扎上,在冬日的墙角晒太阳。


重庆川美黄桷坪校区附近的涂鸦墙


其实,到重庆的第一印象是麻木的,因为被一路上10多次的气流颠簸到呕吐的边缘,打了几个嗝才稍微好点,后来跟同事说起,她推测是秦岭地区独特的地理环境使然。


至少这个情况让我的孩子(卤蛋)心存畏惧,以至于从重庆回北京去机场的路上,本来在地铁里还好好的,可刚跨进江北机场的大门就哇的一下吐了,早晨喝的粥、酸奶,吃的面包一丁点儿没剩都留在了重庆。一般我出去玩都不带所谓的特产的,但没想到我的孩子在这一点上贯彻得更彻底。


卤蛋对重庆的第一印象是绿,“绿”这个字他是兴奋地喊出来的。我特别理解一个长期窝在北京且冬季满眼铁灰色调孩子的心情,这跟从小在东北风雪中长大的我还不同,鹅毛大雪是我记忆中最美的动画。


重庆川美黄桷坪校区附近的涂鸦墙


重庆的绿是浸在雾中的、是滋润的,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总觉得待在重庆呼吸都顺畅了很多,于是就更有力气去登高爬坡。某一天扫了一眼手机中的PM2.5数值,才15。重庆人民好幸福!


重庆的天空不似北京的尘霾,却是漫天的愁云浓雾,空气里虽然弥漫着麻辣酸香的味道,但更多的是一层化不开的城市情绪,有些灰、有些绿、有些蓝,这些颜色又与遍布城市各处的火锅、茶馆、老巷子、重庆人糅杂在一起,形成了独特的烟火气。


不吃火锅,算不算没来过重庆?如果这样看,我十足是个过客了。因为带着孩子,而且他觉得明火且咕嘟咕嘟冒泡的汤水都是危险的,所以这次重庆之行我就吃了豆花和担担面,剩下大部分日常午、晚餐都是就着孩子的口味以清淡为主。我老婆(蛋妈)还没来重庆呢就喊着要吃火锅,最终火锅变成了酸辣粉,人生在这里确是大起大落。


重庆川美黄桷坪校区附近的涂鸦墙


自从有了卤蛋,家里做菜就再没用过辣椒。我自己也不是一个能吃辣的人,青春的时候仗着身体好,还能吃上一顿加麻加辣的火锅,也敢涮涮猪脑。


而今年的新年钟声敲响,小卤蛋意味深长地跟我说:“爸爸,你40岁了!”


我。。。真的不知道他啥意思!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