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月二十九的北京,一只土狗被撞死了

2019-2-6 18:4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0| 评论: 0


十年前的春节,北京才称得上空城,现如今最多是人少些而已。


腊月二十九,我带孩子(卤蛋)驾车奔向颐和园去滑冰,四环上平均到了70迈,最近半个月综合油耗也降了2格,不堵车的日子心情不要太爽。


车行至北坞村路,眼看着前方的别克gl8撞到了一条突然从路口窜出来的黄狗,不知当时司机的心里阴影面积是多少,反正没停车继续开走了,狗肯定是没救了。


我看过很多次城里的狗独自过马路,都是来回瞅瞅确认安全才走的,生存下来的都是适者。


听过一个故事,讲的是一只农村老鼠去城市亲戚家度假,刚开始觉得很新鲜,吃得好、房子大,但后来发觉城市里处处存在危机,每天担惊受怕,还不如在农村过朴素安稳的生活。


北京是不是就是这样一个地方?它焕发着光彩,对无数人都有着莫大的吸引力,甚至是很多中国人从小的梦想之地,但真要扎根在这里,又时常会生出厌烦感。


人都是有根的,那是看不见的牵绊。我们就是家乡树上的叶子,乘着风飞向天空,但最终仍要归根。


跨越山海,勿忘回家。


所以,每到春节就成了人口大迁徙,城市里的人借助各种交通工具奔赴家乡,汲取慰藉,为了来年可以承受更多风雨。


自从考上大学就再没在东北过春节。高中暑假第一次从吉林坐火车到北京需要23个小时,那时觉得家乡距北京非常远;现在高铁如此便利,缩短至7个多小时,我却回不去了。


今早起床,广播里的主持人说新年大家可以许一个愿望,这时卤蛋大声的喊到:我要下雪!我要下雪!


今冬北京没雪。


我记忆里的东北春节,是旷野里的皑皑白雪,留有各种动物的小脚印;是远方清冷的一排寒树,枝丫处散落着鸟窝;是清晨疏落的人家,冒着淡淡炊烟。


小时候的春节,碗里放糖水再加点儿醋,覆张纸阻挡灰尘和雪花进入,在屋外的窗台上天寒地冻一晚,第二天就瓷实成冰了,用小勺刮着碎碴儿吃。


小时候的春节,孩子围在火炉旁,把大米或是土豆片放在铁片上烤,都焦糊了还吃得津津有味。


小时候的春节,提心吊胆地放着鞭炮,熬着迷迷糊糊的夜,满盘子寻找嵌着糖块的那个饺子。


小时候的春节,一家人围坐在烫屁股的火炕上,端上一水盆冻梨,静待它慢慢化开。


对于很多人来说,年,就是一种滋味和回忆。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