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路追逐着北京的秋天,也追逐着我们所爱的生活

2018-11-26 21:1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1| 评论: 0


最近蛋妈多次提到时间过得飞快,一周周转瞬即逝。


生活平淡复始,孩子一天天变化,岁月这把刻刀也在削磨着我俩。


尽管角色不同,但人生的各个阶段,总会围绕着某个中心点活动,目前我们就是根据孩子的时间来安排生活。接送上下学、课外班、作业,完全的中国式家长的作息规律。


若干年前,当我还单着身,满世界游逛的时候,每每看到那些接送孩子上课外班的家长时,尚抱着同情且悲悯的心情,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也会泯于这人群。


现在,卤蛋周末去课外班的时候,偶尔我会望望窗外北京不那么蓝的天空,想到自己小时候还没流行课外班,最多也就是看到个别人背着个大本子骑车路过,那是喜欢画画的。


上小学的时候爸妈跟我提过要不要去少年宫学画画,毕竟我小时候能自己一个人趴在炕上弄张纸画个大半天,是我比较明确的个人爱好,但那时的我真不知道少年宫是啥地方——请原谅小地方的闭塞,而且想到还会占据课余时间,就没答应。


我小时候过得非常快乐,虽然没有网络,也没有各式快餐,且是一个小县城,但童年属于自己的时间很多。


就刚刚,卤蛋的姥爷打电话过来,说两天没见孩子了,非常想,要坐车过来瞅瞅。都说隔辈儿亲,一点儿都不错。中国人看重这种亲情,这种血脉相传,都是骨子里的。


我的一个朋友,6 岁的孩子刚刚查出得了 [ 川崎病 ],据说这是一种全身血管发炎的病,已经发烧了 10 天,而且没有特效药,只能打某种蛋白提高自身抵抗力,严重的话甚至能引发心脏病。朋友哭得很伤心,甚至自责为什么要把孩子生到这世上来遭受病痛。


这一世,意外的事情太多。我们不甘于平平淡淡过一辈子,父母却都希望我们能有平平安安的一生。我们啼哭着来到人间,也流过数不清的眼泪,而这些眼泪,并不都是幸福的。


卤蛋从小的玩伴 YY 也是在 2 岁多查出得了 [ 川崎病 ],在儿童医院治愈的,尽管后期康复需要父母多加注意,但目前人家 YY 长得高高大大的,跟卤蛋一样都是一名小学生了。


我想说,人一辈子谁还不遇到点事儿啊?朋友,别哭!


蛋妈自言自语,[ 为什么看孩子写作业这么烦躁!] 


我心想,幸好我们在东城,幸好我们的儿子卤蛋非常懂事。


虽然被很多人称为奶爸,可在卤蛋眼里我绝对属于那种不怒自威有震慑力的老爸,因为他从来不让我看着他弄作业,就连我走到他身旁,他都会哀怨地叹口气~


在作业这件事情上,我有这么一个名正言顺的借口躲清闲。


我听同事说,孩子的作业会随着年级的增长不断增多,有不少都会写到半夜,所以到小学后半段孩子的课外兴趣班多数就不得不被放弃了。这件事挺可悲的。按说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好,能够给下一代创造条件增添一些艺术素养,可现实却是我们却仍困于应试教育的樊笼里,在各种权衡下学会舍弃。


北京很多孩子上幼儿园后都有很多课外班,忙得不亦乐乎,舞蹈、钢琴、架子鼓、尤克里里、棒球、橄榄球、篮球、跆拳道、武术、书法、国学,只有想不到的,没有上不了的。但后来的后来,这些兴趣班统一都变成了英语、数学、语文……当我跟大学团支部书记说起卤蛋练尤克里里时,她告诉我她家孩子琴都练了 3 年,最后也放弃了,课业重没时间是重要原因之一。


蛋妈的同事 Z 老师的女儿嫁给了一个法国人,Z 老师去法国看望亲家的时候,发现人家一大家子人每个都会乐器,高兴的时候就全家弹唱起来,让她这个中国人大开眼界,也非常感慨。她女婿家可不是什么音乐世家,都是普通人,爱音乐不过是爱生活的一种表现。


我希望我的孩子,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



这个周六北京又雾霾了,但天坛公园里环境还算好,深秋已至,游客不是很多,陆续还看到了几只松鼠,尤其最后一只小嘴里衔着一颗坚果,飞快地蹿上树去,还不忘回头警惕地瞅我们一眼,样子可爱至极。


这个时节,遛娃来天坛公园是个不错的选择。树木密度大,能吸附雾霾;地方大,孩子撒欢儿着跑;草木枯黄,可以在林间随意走走;要是觉得冷了,就学大爷大妈去墙根儿晒太阳,甚至能晒出幸福感。


卤蛋上小学后,我们也能感觉出时间的紧张,但无论如何也要给他挤出在户外的时间来,让他从小就知道生活里除了课业,还有诗和远方。


就这样,


我们一路追逐着北京的秋天,也追逐着我们所爱的生活。如果您也是一名中国式家长,希望我们共勉!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