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分和90分的人生也不会差距太大

2018-11-8 19:3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7| 评论: 0


前两天放学回来,卤蛋悄悄跟我说,他的一位女同学C语文考试得了 89分,被她爸踢了。听得我这心下一紧,我说,[ 那你这次考了B,我是不是更应该踢你啊?]

刚好今天碰到了C的奶奶,她对我说:[ 哎呀,这次语文考试C才89分,把孩子妈妈急死了!] 我赶紧回说:[ 还早还早,没必要着急。]

现代人焦虑,什么都讲求快,慢一点就担心的不得了。心里又无比渴望慢节奏,于是木心先生的《从前慢》就被唱火了: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比之我们当年光汉语拼音就学半学期,现代孩子们都学得好快。可前几年我听同事说,德国的孩子刚上小学时,才学掰着十个手指头数数呢。

中国孩子都聪明,据说小学三年级的数学,很多家长就辅导不了了。于是,家长就把孩子送去数学补习班,而其他家长为了孩子不被落下,也给孩子报班
。我听一个外地朋友说,孩子老师跟他说,为了孩子能考上重点高中,强烈推荐他孩子在外面报数学辅导班…这貌似是当前中国教育的现状。

卤蛋的日常课业都是蛋妈监督辅导的。所以,每到晚上8点多钟的时候,
家里就会充斥着蛋妈此起彼伏的各种音调,或高昂、或舒缓、或嘶吼、或崩溃…空气里交织着各种情绪。还好卤蛋是一个非常懂事的孩子。即使如此,蛋妈也常说辅导完后自己身心疲惫。

网上有段子说:
为什么学校要放假?因为老师要在假期里疗伤!为什么学校得开学?因为家长们快疯了!

现在的学校班主任老师们都好温柔。可我小的时候,家长们都愿意把孩子送到最严厉的老师门下,临了还不忘嘱咐老师一句:
孩子淘气尽管打!而现在的老师哪敢动孩子一根手指头啊,没准儿就会被告到教育局去。

我一至四年级的小学班主任老师
外号徐大马棒,治学严厉在我们小镇上是出了名的。现在回忆不起来她到底有多高了,至少在当时的我们眼前属于高大威猛型的,尤其一双大手骨架很粗。有两件事,我一直记忆深刻。


一件是,一年冬天有个男同学犯错了被罚站在教室中间,徐老师走过去双手一推,那男同学一下飞出3米开外,跌倒在教室的煤堆上(教室是平房,生炉子,煤堆在教室一角),而后徐老师让他起身走回原位,之后又把他推倒,如此往复3、4次。


时光飞逝,将近30年过去了,当年的青葱少年们,头上已然有了白发,不知道那个飞向煤堆的同学可还安好?

第二件是,每学期的期末考试都是我们的受难日。除非得了双百分,否则就得被过堂。一般的程序是,徐老师把考题抄写在黑板上,挨着题问,这道题谁错了,谁就走到黑板前用手指着说:
错题了,错题了,错题了…这还不算,徐老师还拿着教鞭随机抽这波上台来说错题了的学生们的手指头。

往事不堪回首。
尽管如此,我们这些学生都没记恨过徐老师,更多是敬畏。就相当于在特种兵营里出来了,还怕啥训教?后来我转学走了,假期还回去看过老师两次,再后来听说她调到外地去了,同情后来的小朋友们。

北京现在小学低年级都是乐考。平时也只体现在A、B、C等几个级别。孩子得了A,家长欣欣然,从B开始就焦虑了。


其实,家长们都是过来人,90分与80分之间会是人生的鸿沟么?何况才是小学阶段。起码我这个年纪的,很多小学学习好的,遇到文理科时,常有掉队的,而我就属于偏科的一类。

学霸之所以能够一枝独秀,除了天赋异禀,还因为他们比大多数同学更能发现和总结出知识的规律。我的同学ZHY就属于那种外人看着是躺着进清华大学的人。但是,坊间还有一种说法,在社会上成功的人,很多都是平时学习在班级里不是特别突出的人。

高考的分数只是学生时代阶段性的分水岭。

我的高中女同学Z,当时绝对不是一个很愿意学习的人。后来被保送到江南师范学院,当时的一个二本院校。其后
她就像顿悟了一样,忽然就爱上了看书学习这件事。先考上了东北师范大学的硕士和博士,又在清华美院读了博士后,学的是文艺评论一类的我都看不懂的东西。

按常理来说,江南师范学院毕业的本科生,基本能留在吉林市当个中小学老师就非常不错了,而Z却
完成了自己的人生逆袭,现在在一所著名高校的中文系任教,让人不得不刮目相看。


我经常把Z的故事讲给别人听,人生就是一个个阶段组成的,结果会因人而异。

郭德纲也就是小学毕业,但这不妨碍大家对他的喜爱。孙悦在北京动物园喂过十年大象,岳云鹏在我们单位附近的海碗居当过伙计…现在他们都火得发紫。


高考考的是人的综合学习能力,最怕偏科。但进入社会却恰恰相反,人只要有一技之长,就可以活得不错。这一招鲜要是能优于同行业人,就可木秀于林,到时候也没人问你其他知识是否优秀,高数、微积分、历史和政治知识怎么样!所谓术业有专攻,概是如此。

学生时代除了要学会学习,还要确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就是现代很多人常挂在嘴边的三观。
人应该有爱好、有界限、有梦想,并有为之一往无前的勇气。

说到界限这个词,我也是最近刚学来的。我有个朋友HXL,应该是北京最早一批做婚礼摄影师的人,拍过很多大牌婚礼。后来举家搬到美国加州去了,也不再做婚礼摄影了。我说她放弃这行有点可惜,她却说,[
我不喜欢了,我自己的界限太多,很受限制。婚礼圈互捧互吹啊,回扣啊,神马的我也吃不消啊。] 于是,我在她那里学到了“界限”这个词。其实就是每个人内心深处的价值观底线。我希望卤蛋长大以后,也是一个内心有界限的人。

至少不能把孩子都培养成官迷。7月份,中山大学官方微信公众号公布了学生会干部中近100多人的所谓的正副部级干部名单。引发无数网友嘲讽。昨天我还看到有人在网上爆料,江苏省盐城技师学院,一名大学生因为在微信群中回复学生干部一条内容为“哈哈哈”的消息,而被其罚写检讨400字。这是可笑的现实故事。

还是回到分数上。我不会为那多1分或少10分的卷面成绩而责骂孩子。尤其小的时候,孩子只要是不讨厌学习这件事就可以了。疏忽大意、马虎粗心本来就是这个阶段孩子的正常表现。
家长用自己30多年的人生阅历来苛责6、7岁孩子的小小试卷,好像很不公平。


我们要力争把孩子培养成一个好人,就是为社会做贡献了;学而无德,不过是为人间添堵。前段时间的高铁占座男,好像还是个博士,又能怎么样呢?

试卷上的分数只是人生中的一个逗号,未来的路还很长。


每个成年人都会偶尔怀念校园生活。所以,让你自己的孩子,在短暂的学生时代,也过得更快乐一些吧。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