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大剧院看《光影奇妙夜》

2018-8-5 21:5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31| 评论: 0


今天上午,
带卤蛋去国家大剧院的小剧场看了​澳洲纸幕影像游戏剧《光影奇妙夜》。
估计是近期北京实在是太热了,
导致人们都愿意瘫在空调房里,
马路上超级畅通。

​周四刚做完种牙手术,
我肿着腮帮子带娃,
按蛋妈的说法,
这就是父爱啊!


​话说,
种牙手术跟预想的不太一样,
原以为是切开肉,
用钻头钻个空,
植入牙根就可以了。
到实际操作却相当复杂,
感觉当成人牙医一定要有膀子力气,
又是凿、又是挖、又是掐…
麻醉之后,
人真的是案板上的一块肉。
手术后,
我发现自己的几块小碎骨头渣子都崩到了医生的手术帽上,
黏着下不来。
​仁者爱人,
大家都喜欢理解,
中国的医患关系不至于像现如今这般。

都是题外话。
​上次进到国家大剧院里还是跟蛋妈谈恋爱的时候,
看的《恋爱的犀牛》,
快10年光景了。
作为北京新标志性建筑之一,
国家大剧院从最初立项到正式运营,
历经49年,
也是白了很多人的少年头。
希望我、蛋妈和卤蛋这个小家也可以长长久久。


我觉得国家大剧院的人性化之处在于把检票口设于较靠内的位置。
这样即使不买票,
夏天人们也可以坐在室内入口处的台阶上享受空调的凉爽。

​​由于高度不可以超过人民大会堂(46米),
因此国家大剧院根据功能需求就向地下发展。
最深处有10层楼那么高,
是目前北京地区公共建筑最深的地下工程。
我们要去的小剧场貌似就在最下层,
曲折盘旋下了几层才到。
​都是家长带孩子来的。
这个剧45分钟,
双人套票是480元,
小剧场是19排469个活动座椅,
今天的上座率大概是75%,
整体效果还是挺好的,
孩子们都很欢乐,
毕竟获得过“全民首选·维克多大奖”,
在各大国际艺术节广受赞誉。

​几天前跟朋友聊天,
我说现在的孩子都接触不到自然。
按理说8月暑假,
正是我小时候跟一帮孩子去河沟里捞鱼抓青蛙的美好时光。
要是赶上大旱,
河滩搁浅成几处小水洼,
真的可以拿着铁锹捞鱼了。
而现在城市里的孩子暑假没处去,
家长还得花钱给孩子报夏令营。
卤蛋连个蜗牛都不敢抓。
​城市里孩子有的,
小县城的孩子也都有,
手机、网络、IPAD现在随处可见。
唯一区别的,
就是接触文化和各种世面的机会。
印象特别深,
大一刚开学不久,
几个同学周末去逛商场,
其中一个同学从没坐过滚梯,
吓得蹲在地上。
那场景过了20年我至今仍记得。
10年后再见时,
岁月这把杀猪刀,
把那个曾经100斤出头的清瘦少年变成了180斤的大叔,
什么世面都见过了,
不知是否还记得当年的滚梯?

​这个周末,
是我们学校高中三班(不是我们班)的20年毕业聚会。
很多人自天南海北飞回家乡小城,
“为了一段岁月,一份情怀”。
看着一张张熟悉而略带陌生的脸,
发觉大家真的都走了出去,
没有人留在家乡。
所以像出生在北京等大城市的孩子真的应该感到幸运,
小县城的孩子有一部分愿望就是在大都市生活。

​我们这届高中同学里,
有一位女生留在了北京工作,
平时只要稍有长假期就给上小学的孩子请假,
带孩子满世界溜达,
这个周末又跑到肯尼亚了。
所以像我们这样的家长,
虽然仍在受着应试教育的桎梏,
但也希望借由着各种机会让孩子学到或懂得,
人生远不止是一份高考试卷。

我宁愿卤蛋是一个情商高于智商的人。


(全文,完)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