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母亲节和父亲节之间

2018-6-16 17:0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73| 评论: 0

​大概2007年的时候,我在《商务周刊》做实习记者,有机会去邯钢采访产能过剩问题,顺便在邯郸这个成语之乡逛了逛。
​去了个小破庙,好像当时还要5块钱门票,说这就是[黄粱一梦]成语的出处。至于[负荆请罪]和[邯郸学步],都没找到。所以说,中国的语言博大精深,即使身处其中都未必能体会此中深意。
​那么让生下来学字母的外国人精通中文,要比让中国人学英语要难得多吧,反正蛋妈是这么认定的。
​其实我今天想说的,还真不是语言学习这件事。
我说的是:​[不养儿不知父母恩]这句话,说的无比正确。它的意境要远超过[古道西风瘦马、枯藤老树昏鸦],你觉得呢?
​在没生小卤蛋之前,我和蛋妈的空闲时间基本是一年20~30场话剧,电影票也攒了一厚沓。而自从卤蛋呱呱坠地,我俩基本就跟话剧绝缘了。
​所以在生孩子这个问题上我都没啥想法,顺其自然,而蛋妈倒是更迫切一点。当然,产后可能抑郁这个问题,蛋妈都没考虑过…
​那么,如果要改变一个男人的生活,可以给他一个娃养。当然有的人会选择撒手不管,也有的成了奶爸。而我属于后者,权且就叫[蛋爸]吧。
​第一年,初为人父母,我跟蛋妈着实遭了不少罪,这一年由于休息不好,我大概瘦了10多斤。
​第二年,卤蛋得了鞘膜积液,在儿童医院做了微创手术,前后折腾了近2个半月,这是我唯一还能记得的事。
​有孩子的日子里,时间飞快,记忆反倒都模糊了。
​从卤蛋两岁半开始,基本每周末会有大半天是我单独带孩子,蛋妈要值班。所以到现在,孩子跟我独处的时间会更多些。
​渐渐的,体会到有孩子的快乐,体会到人们常说的[天伦之乐]。每天无论日子过得怎样,跟卤蛋玩一会,看着这个自带笑点的[嘎小子]犯二百五,就是很幸福的。
​现在每到周末卤蛋跟我独自外出游玩,他还要牵着我的手,我知道他还胆小,但我也知道这样的时光不会维持太久,必然会有一天卤蛋甚至会尝试挣脱我的保护,跑的远远的,只有夕阳的余晖沐浴着我…
此时,​我想到了自己的爸爸和妈妈。爸妈都80岁左右了,幸得大姐在周边照顾,身体尚好,没有什么牵挂。按他们的说法:[你们姐弟三人都已在北京成家立业,我们就没啥可操心的了]。
​中国人都含蓄,感情内敛而羞于表达。我想对爸妈说声:[我爱你们],同样羞于启齿,只有在心中默念。
​最近几次带卤蛋去顺义看爸妈,回来的时候爸妈总是要送我们一直到地铁安检口,再默默注视我跟卤蛋步入电梯,直到不见还要用力地挥一挥手~
​父母的爱,它不是花前月下、你侬我侬,而是骨血里的亲情,无私而博大。
​还记得去年有一日,我发现爸爸真的老了,脚步迟缓,再不是那个30多年前陪我撒欢儿疯跑打羽毛球的人了,我的眼睛一下子就湿润了。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